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我們實驗室有很多人要結婚,雖然各國的結婚典禮儀式都不相同,不過共同點都是會邀請親朋好友參加。話說前幾天吃午餐時,聽到一個美國人說他要結婚了,大約會邀80人參加他的結婚宴會,結果大家就開始討論自己的結婚典禮邀多少人參加,我就突然想到我的印度室友,他是去年底才結婚的,他還有給我看他結婚的照片和影片,印度的結婚典禮相當誇張,為期至少三天吧,有一大堆的儀式要進行,跳舞洗腳穿金戴銀服裝秀的,我一直以為中國人的結婚習俗已經夠繁瑣了,如今才知小巫見大巫,其中看到影片中很有很多人參加他的結婚典禮,我當時就隨口問問:「你結婚有多少人來參加啊?」,他回答:「大約1200人吧」,我;「什麼!!!!1200人!!!」,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啊,他說光是送客就送了快4小時,簡直累爆了,而且他還說,因為他的岳父在地方上小有名氣,像他太太姊姊的婚禮,就來超過2000人,是因為他有表明「不想太多人」,所以才只有1000多人的。在大約瞭解印度的結婚過程後,我終於瞭解為何印度人不能離婚了,沒有人會想再做第二次的。總之,世界真奇妙~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春天已經來一陣子了,怎麼知道的呢?開始聽見鳥叫,開始看到小蟲飛舞,環境的顏色終於從白色變成很多種顏色,天色越來越晚黑,再加上現在有日光節約時間,現在一直到晚上九點才會天黑,所以即便我通常六七點才回家,感覺上就跟台灣夏天的四點一樣,還是可以看到一堆小朋友排隊投籃,媽媽遛小孩,小孩遛狗的畫面。常常可以看到野生的兔子,有時候回家我還會跟著兔子走,真是超愜意的。這裡的春天真的是春天,台北的春天我只記得不是一直下雨,就是熱死人,這裡開花開得很可怕,草地上開滿了花,樹上開滿了花,密度跟台大杜鵑花節時的杜鵑花有得拼,既浪漫又噁心,尤其是草地上的野花,雖然看得出來是「自己」長的,但是密度之高,也不禁讓我懷疑是否有人在照料。我發現我的植物常識很差,我一直以為花「開花」是會一直開的,不捨晝夜,不過我發現晚上出門的時候,一株花都看不到,早上早一點出門時,也只看到一堆「含苞待放」或是「龜縮」的花,到了中午,就像突然冒出來一樣,一大片都是。可是花的壽命沒道理是只有一天,所以我猜應該看到的都還是同一批花,只是晚上的時候,會把花瓣合起來,直到白天太陽大時,才會開?總之,就是很有趣,我也拍了一些照片,有興趣的可以到我的相簿看看囉~

註:這些照片都是在我家方圓100公尺內拍的唷~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朋友的小狗Kapi不見了,流浪在外,失聯逾兩週有餘,同為天涯淪落人(狗),吾人相當體悟那種惶恐失措的心情,希望有緣人能幫忙協尋。其實我跟Kapi只有數面之緣,曾經一同爬過山而已,據我觀察,他應該是一隻面容憂鬱但活潑好動的狗,我幫他拍過一張大頭照,結果竟然變成現在協尋的照片,真是令人不勝欷噓啊~以下是他的一些小資料,大家就幫忙多多留意囉~ 大頭照                                                               名字:KAPI 年齡:四歲

性別:公(已節育)

特徵:黃色中型土狗,紅色項圈,有明顯的眼袋。

失蹤日期:2006年4月1日

失蹤地點:台北市 市民大道、中山北路一帶

如發現蹤跡或尋獲,煩請聯絡:

0935-160-355 林先生

感激不盡!                                                                如果有任何具體的線索或發現,也可請至Cosas de Soledad留言。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是驚險的一晚,昨天晚上是暴風雨,而且龍捲風警鈴突然間大作,害我頓時相當緊張,畢竟沒有應付過龍捲風的經驗,趕緊打開電視,想看看及時氣象報導,結果由於電視是廉價品,要等5~10分鐘才會有畫面,我的內心就更焦急了!好不容易等到五分鐘過後,發現各台都在播放氣象報告,在離我們方圓不到1小時車程的範圍,東西南邊各有一個強大的暴風雨,而且裡面都有數個強大的氣旋,一旦著地就會變成龍捲風,我就蠻擔心會跑到我們這邊來,降子就得準備落跑避難了!其中在印第安那波利斯的暴風雨規模最大,電視還一直播放印第安那波利斯的冰雹雨,記者說最大的冰雹跟壘球一樣大,而且有不少車子的車窗都被冰雹砸壞了,也開始有淹水的跡象。好在最後暴風雨強度減弱,再加上風向的關係,我們才得以倖免於難,但是也夠令人捏一把冷汗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0 Mon 2006 11:51
  • 搬家

我們要搬家了,不過不是說美國這裡,而是指我在台北的家又要搬家了~這是自我出生以來,我們家第五次搬家(第六個住所),也是我第一次沒有參與到的搬家,其實感覺是有點遺憾的。我們家平均每隔五年就要搬一次家,因為一直都是租房子,房東想要收回房子時就得閃人,所以感覺很像游牧民族,連我舅舅都開玩笑說他有一本簿子專門記我們家的地址~每次搬家總是要丟一些東西,每次都感覺好像有一部分的回憶就得因此而丟棄,有些時候會想要保留那些記憶,而把那些東西帶到了新家,卻也是到下一次搬家才又再度想起他的存在,也真是夠耐人尋味的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話說我們實驗室的空調壞了兩個多星期,一直都處於攝氏32~34度的高溫,其中廁所還高達攝氏40度,直到今天才又降回25度。我們的實驗室是一個大實驗室,有大約70多名研究生和快10個教授屬於這個實驗室,實驗室在空調和振動噪音控制領域相當有名,實驗室也主要分成三區:聲學、空調和振動,我則是在聲學區。說來也相當有趣,這次空調壞調的地方是屬於聲學區,結果壞了這麼多天還沒好,我們就在開玩笑,聲學區的空調壞調,空調區的人沒辦法處理,空調區的實驗都超吵,聲學區的人也無能為力。由於聲學區太熱了,美國人都被嚇跑了,只剩下我一個台灣人還比較常待在那邊,他們都說超熱的,我則說是啊,不過台灣的夏天更熱,而且比這裡潮濕太多了,所以我還受得了,結果他們都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真有趣~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兩天我們全GROUP的人都得要到辛辛那提開一個研究計畫會議,主要是因為我們現在接的計畫是多校合作,每年固定都要開一次會議,報告個別的研究進度。會議本身真的是相當地累人,連續兩天車輪戰般的報告,完全不同於一般研討會還會有「搞頭」,真的是純粹報告聽演講,感覺超累。對我而言,比較重要的是這是我第一次在這個會議的報告,也是我第一次在美國的報告,之前GROUP MEETING都剛好沒有輪到我報告,所以我猜在這之前,我們GROUP裡其他人應該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麼吧?(其實我也不知道!)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