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27 Wed 2006 12:27
  • 工作

大家常會問,博士班畢業以後想做什麼,不外乎進大公司或是進大學校賺大錢,但是我卻並沒有相當地嚮往,主要是賺大錢都是要付出代價,你一定要相當辛勤地工作,結果獲得老闆的賞識,升職了可以賺更多的錢,但是也要更辛苦地工作了,就像是一種惡性循環一樣。如果可以的話,我比較嚮往的工作性質是不錯的薪水,雖然不會很高,但是可以有相對多的私人時間。只是就目前看來,這種工作可能只有碩士才找的到,以博士學歷能找到的的工作都是前面所說的那種。其實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我今天沒有來念博士班,我會在做什麼?有時候會想更遠一點,如果我今天不是唸大學,那我會在做什麼?我也許會自己開店,也許會跑去當演員,也許在一般公司當小職員,也許會在駐外辦事處當幹員,總之,有無限的可能。隨著學歷越來越高,我能做的事並非隨著學歷的增加而更多樣化,反而是越來越少,我不可能再去做開店賣雞排或是小職員之類的事了,因為就算你願意,別人也只會用奇異的眼神看你,而且還不敢任用你,當然你還是可以做
任何你想做的事,除非你真的可以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目光,而這正是我無法做到的。從小到大,我們都被灌輸著一種「學歷越高,選擇的機會越多」的概念,雖然你的確是比較有機會在「已有」的選項中,找到較好的職缺,若再加上現實的考量,大部分的人都會喪失了在「無限可能」的真實環境中,創造發揮的動力和勇氣,你的高學歷,反而成為一種包袱。所以,我常在想如果哪天中了樂透彩之類的,這輩子再也不用為錢而煩惱了,我會想去嘗試各種不同的工作,像廣告企畫行銷之類我這輩子在正常情況下不會從事的行業(不過人家也不見得要我),即便我沒有那種可以創造行業製造機會的天分,我也可以有不一樣的生活體驗。人家說有三百六十行,如果一生都是做同樣一種行業,感覺總有些單調,記得以前的法文老師說,歐洲人有不少是沒有一個固定工作的,一個人可能同時會有兩三種以上的兼差,聽起來還蠻有趣的(當然,在沒有經濟問題的情況下....)。人生應該是可以有很多選擇的,可以多嘗試新鮮事物的,所以應該要找出能盡早讓自己經濟上獨立(指不是指靠死薪水,而是自己有賺錢的「源頭」)的方法,不受限於$$後,才能真正的掌握自己的生活啊~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系上的SEMINAR是所有的研究生都要修的,唯一的差別就在於碩士只要修一學期,而博士生要修兩學期,不過一年只會開課一次,所以我上次修SEMINAR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基本上,SEMINAR的上法沒有什麼變化,唯一感覺到的變化就是學生的組成,第一次上的時候,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覺得好像亞洲人還不少。這學期上SEMINAR就覺得印度人好像暴增,黑壓壓的一片(此話有爭議性,因為我辦公室的印度人認為他不黑,他認為他的皮膚是小麥色,他應該算白的!不過還是比我黑,為了簡化形容現場的狀況,所以我用「黑壓壓」帶過),前後左右都是印度人,感覺幾乎佔所有學生的一半,坐我旁邊另外一個台灣同學就說:「好像在印度唸書喔!全班都是印度人」,我也深表同感,而且連老師都是印度人,而全班1百多人只有3個台灣人,全系也只有4個。照這個局勢看來,我們應該要多跟印度人親近,因為美國的工程界未來可是掌握在他們手裡的,記得前幾天看到有人PO出美國工作簽證發給各國的比率,其中印度人就佔了所有名額的50%以上,第二名是中國,但才佔不到25%,所以印度人在美國的影響力應該是會越來越大,至少目前印度人在我辦公室的影響力就很大了,四個人有三個是印度人:P所以,我們應該要跟印度人做好朋友~未來說不定得靠他們了!(露出現實的表情)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其實我覺得我的老闆(主要的指導教授)是個很特別的人,有很多女學生都喜歡他這型的,就連有次我從機場載新生回普渡,路上看到我老闆過馬路吃午餐,他們都說;「哇~你老闆好帥~」,不過我還是覺得他是屬於有魅力而不是帥。他是我所見過最尊重學生的教授,也鮮少會跟你催促些什麼,你甚至還可以跟他說這星期因為有些私事,所以沒作什麼研究,他甚至不會問你是什麼事。每次跟我講一些物理現象時,都還會趁機耍寶,表演很久,相當神奇,只是當他心情不好時,就會顯得極度意泰闌珊,非常明顯的對比。他對其他的學生也相當好,我記得我之前上他的課時,有時想找他問問題時,總是會看到有其他學生問他問題,他總是不厭其煩地跟他們解釋,甚至還會願意幫你DEBUG程式(!!!)不過千萬別以為他很閒,他可是很忙的,一天到晚都得跑來跑去,回信與跟學生meeting,但即便他如此地忙,世界盃足球賽,只要有巴西,他每場都會看(因為師母是巴西人),該去度假時,他絕對不會留下來,還會鼓勵我們放假(!!!)不過,人的時間有限,再加上很多性格其實是有好必有壞的,他也未必是如此完美的,比如說他可以把你給他的PAPER拖相當久,如果他「覺得」不重要的話。目前記錄是拖三年,中間不知道發多少篇,但就是會忽略他覺得不重要的那篇。他很尊重學生,所以他不會告訴你論文下一步該作什麼,要你自己去摸索,這點我就常常覺得很痛苦,因為我是從一個非常模糊的點開始我的研究的,我的確是需要多一點明確的指示;報告被攻擊時,他也不太會幫你解圍,因為他很尊重你的看法,有時還會突然問你一些很困難的問題,不確定其居心何在。不過總體而言,還是瑕不掩瑜,所以即便他跳槽了,我研究遇到不少瓶頸,有許多複雜的事情得處理考慮,我還是覺得跟他會比較好,畢竟個性好的老闆不多,可遇不可求。就我所知,博士生無法完成學業的最主要原因通常都是來自指導教授,與指導教授不合的話,畢業真的是遙遙無期,所以我應該好好保握,嗯...只希望他不會哪一天性格大變囉~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個學期感覺不大一樣,首先是我要上的課很多,感覺每天好像就是一直在走來走去趕上課,根本沒時間坐下來作研究的事。上的課也都沒啥認識的人,有種「凡事只能靠自己」的感覺,加上內容頗為艱深,令人有點焦慮。我原本其實是有兩個教授共同指導,主要的指導教授現在已經在加拿大了,而我之前去找另外一個指導教授時,他說他不想再指導我了,因為他認為反正我之後都會去加拿大,他不想指導一個無法隨傳隨到的學生。聽到的當下還頗令人沮喪的,因為我還心想至少在這一年,他可以指導我作一些東西,我想可能是因為他對我做的東西不感興趣吧,再加上他應該覺得我不太聰明,因為我常常發現跟他溝通有困難,可能是頻率不和吧,再加上最近跟他的互動,他的態度讓我覺得不大舒服,如此我反而可以跟他劃清界限,也許未必只有壞處。其實我現在正處於一個尷尬的階段,因為我並不曉得下一步該怎麼走(研究的部分),好在我老闆總算安頓好了,我今天便用打電話的方式跟他meeting,效果不會太差,而且還談了快一個小時,希望這個meeting方法能順利持續到我離開普渡。總之,很多事情運作的方式都跟之前不一樣,要想辦法找到因應的模式才行~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