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多倫多生活雜感 (4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題, 我成為有兩把二胡的男人了.

我的第一把二胡是我在高中加入國樂社時候買的, 當時是初學者, 雖然社團裡有社琴可以使用, 但畢竟那是公用琴, 品質其實是頗差的, 加上很多人學,常常得要跟人搶社琴,練習實在不是很方便. 所以就有想買ㄧ把自己的琴的念頭, 當時社團的二胡老師願意幫我們買琴, 他從琴房挑了ㄧ些品質不ㄧ的琴讓我們選, 我那時考慮了兩種方案: 方案ㄧ: 買一個品質差但是便宜的琴, 反正初學不需要多好的琴, 等之後技術上來了再來考慮買好一點的琴; 方案二: 直接買一把好琴, 用長長久久. 方案ㄧ其實蠻吸引人的, 因為就我個人的歷史看來, 我好像從來沒有持之以恆長久地學習某一樣東西, 假如半途而廢的話, 方案ㄧ比較不會浪費錢, 練好以後再買好一點的琴也是非常合理的. 不過後來想想覺得就已經是新手了,還要用比較差的樂器好像更容易讓人有挫折感, 再加上若我真的堅持下去的話, 這樣最終其實還是會花比較多錢的. 由於我經濟一向拮据, 所以後來改選第二方案, 但是取折衷買了一把品質價位都是中間也許偏上的琴, 記得當年的好琴大概是在台幣2萬以上的價位, 爛琴則是2.3千, 而我的琴是1萬. 但付完錢的時候還是有種很害怕自己是在浪費錢的感覺.

這種害怕浪費的感覺是有道理的, 二胡是一種非常難上手的樂器, 初學的前一兩年新手要忍受相當夭壽的音色和怎麼樣找都找不到的音準,當年一起學二胡的人最後剩不到一半, 剩下來的大多都是有其他樂器的基礎(如鋼琴)或是小時候就有學過的人,好像只有我是真的沒有甚麼音樂基礎的. 我算是有比較認真地在跟老師學琴和練習的, 所以撐過兩年後 , 勉強達到可以和我的二胡作對等的交流, 開始可以比較享受拉二胡的感覺. 我的琴是一把烏木製的蘇州琴, 也許是巧合, 我前幾年學的曲子都是江南風格的曲子, 蘇州琴相對圓潤的音色非常適合這些曲子.

上了大學後, 練琴的時間得以增加, 那時生活真的就只有念書和練琴(包括跑國樂團活動), 不久就到達可以考慮換好一點的二胡的技術水準了. 不過由於我的琴當時的狀況正處於尖峰(記得那時是聽說在台灣ㄧ把二胡的壽命大約最多10年而已, 因為太潮濕了, 而5.6年正是狀況最好的時候) , 而且我很喜歡它相對甜美的音色, 琴的品質也不算差, 所以就沒有再考慮買新的琴了. 上了研究所之後, 日子不同了, 基本上就不大練琴了, 雖然後來出國有把琴帶出來, 但幾乎是淪為裝飾品的功用, 非常少碰了, 以前的譜都被放在櫃子的深處, 以前買的二胡曲集都是大陸出版的, 那時用的紙質非常脆弱, 很多現在一碰就散了.....

一轉眼, 我的二胡都已經23歲了,雖然北美乾燥的天候有助於延年續命, 但我的二胡畢竟還是過了它的使用年限, 除了外弦上把位外, 其它地方的聲音都啞了, 那音色有時聽了都痛苦. 所以又開始動念想買第二把琴, 只是這想法有了好幾年始終沒下文, 除了現在的生活實在讓人很難有機會繼續碰琴外, 怕買了新琴浪費或是糟蹋樂器(因為沒在用), 另外一方面也是在北美根本不會有甚麼機會可以買到二胡, 每次回台灣的時間都超趕, 也別想有機會去琴房挑二胡.

不過好在現在是住在有相當華人數量的多倫多, 之前無意間讓我發現多倫多有唯一一間的國樂器行竟然有賣二胡, 而且他竟然就在親戚甲最常去剪頭髮的理髮店附近! 便趁著長周末親戚甲去剪頭髮的時候, 順便到店裡看看, 其實店裡只有5把琴可以選, 試試後只有兩把我覺得值得我買(剩下的跟我的舊琴是差不多級別的), 比較喜歡的那把是另外一把的兩倍錢.....想想現實狀況還是選了另外一把, 這是一把紫檀的不知哪裡琴(不會分上海琴還是北京琴, 我猜是北京), 雖然是比較便宜的(但還是貴), 還是比我原本的琴級別高了, 但依舊是機器琴不是師傅手工琴(手工琴一般品質更好), 本來預期這種價位應該可以買到手工琴了, 不過考慮我人在哪裡, 有得買就很不錯了, 也早就做好會多付錢的心理準備了....

附帶ㄧ提可以自嗨的事, 樂器行老闆本人是中央音樂學院畢業, 也是拉二胡的, 她聽我試拉二胡後, 跟我說她覺得我拉得不錯, 可以推薦我去多倫多中樂團, 我沒有真正聽過多倫多中樂團的演出, 但從網站上感覺起來樂團整體應該偏向小市國的水準, 而團員個人的水準可能落差就大多了, 有的應該是真得很強, 這也不意外, 在海外那能找到那麼多厲害的人, 不過她說我夠格去參加, 也真是相當抬舉了, 雖然心知肚明是場面話, 拿來自爽也是可以自得其樂的.

最後來張兩琴的大合照, 希望以後能更常碰二胡!

IMG_1722.JPG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一陣子再度回台進行一年一度的省親, 老實說每年飛回台灣一次其實都會花掉不少錢在機票上, 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公司該死機車的放假規定使我只能在機票最貴的時候回去, 加上加拿大的機票本來就不便宜, 全家飛一趟頗傷荷包, 連我媽都跟我說機票這麼貴, 實在不用每年飛回來. 不過想到我爸媽年事已高, 這一年一度的省親其實都還不夠,所以一直有維持盡量每年回去的傳統, 現在有嬰兒後, 我希望能讓她有更多台灣和親人的回憶, 這一年一度的回台行對我而言只會更加重要, 只能盡力去做到.

如同去年, 帶嬰兒搭長途飛機永遠是一項挑戰, 不同的是去年她只有幾個月大, 其實一天大部分的時間她都在睡覺, 所以在飛機上並沒有我們事先想得那麼糟糕. 而今年一歲多, 已經會到處跑來跑去了, 雖然依舊需要睡午覺, 但整體而言醒著的時間比去年多多了, 所以頗擔心她會不會受不了這長途旅程在飛機上崩潰. 事先就按照網路上的建議準備一些玩具或是可以吸引他注意力的東西, 讓她在飛機上有事情可以做. 看到的建議中有一項是說盡量準備每一個小時都會有一個新玩具給她, 我想這應該是給搭短程飛機的人參考的吧, 我們飛一程就快16個小時了, 那有可能帶16個玩具上飛機啊!? 而且回來勒? 不過準備一些活動或是玩具的確是必要的, 讓她醒著的時候有事情做, 所以我們帶了一大堆隨身行李, 全部都是給她用的....

我們的飛機是凌晨12點40分從多倫多出發, 而嬰兒通常睡覺的時間是晚上8點左右, 所以他勢必是得要比平常晚睡的, 我們出發當天有刻意讓她睡個比較晚的午覺(大約5.6點的時候), 本來想說我們晚餐後離家到機場上飛機前應該是有機會讓她睡著的, 不過本嬰兒的罩門就是睡覺, 不但難睡著而且難睡久.....出發當天下著大雪, 我們從家裡出發到機場在機場check-in後過安檢, 中途很多"跟平常不一樣的事情和環境"讓她一直東看西看無法入睡, 本來想說到了登機門後就沒事了應該有機會讓她睡著, 結果她看到好多人好興奮, 怎樣都沒法讓她睡, 直到登機前才勉強讓她睡了30分鐘, 這時他已經超過平常睡覺時間4小時了... 出發當天下著大雪, 所有的航班都被誤點, 我們的班機也被誤點了2個小時, 飛機真正起飛的時候已經快凌晨3點了, 而這班航班是出發1~2小時後會上第一餐, 用完餐後才會熄燈讓乘客睡覺休息, 換句話說, 燈熄的時間大概是凌晨5~6點. 由於本嬰兒本身就很難入睡, 在這種燈火通明和充滿新事物刺激的情況下是無法睡著的, 凌晨5點基本上已經是通宵了, 連我都快受不了了, 更何況是嬰兒...燈熄後趕快採取所有的方法讓她入睡(其實之前就一直試了, 但無法成功), 結果不意外地, 在這種過度疲勞的情況下, 嬰兒是無法睡著的, 所以就爆炸了....開始了歇斯底里的大哭...

之前的文章有提過, 有了嬰兒後才知道入睡這件事不是天生就會的, 而是後天學習的技能, 身為成人的我們, 累了想睡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但對嬰兒而言這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身體和精神狀態是有點處於脫鉤的狀態, 身體累了精神可能還是很亢奮, 他們還在摸索如何連接兩者讓自己放鬆進入關機的狀態. 當他們沒有太累的時候, 爸媽可以藉由營造適眠的環境讓她們精神放鬆, 帶動身體進入夢鄉, 但若身體已經太累, 精神反而會很亢奮(不曉得是不是一種回饋機制?), 很難進入放鬆的狀態睡著, 又或者是"累到沒力讓自己放鬆睡著"(聽起來夠弔詭吧), 這跟成人是剛好相反的, 因為我們已經學會如何放鬆, 身體累反而更好睡...

一旦爆炸了就有點難處理了, 也或者是可以不用處理. 因為爆炸的過程就是嬰兒身體幫助他放鬆的一個機制, 爆炸一陣子後身體就會自動關機, 就是所謂的"哭累了就睡了"或是"哭到睡著"的概念..只是我不曉得他要爆炸多久啊!!! 而且我總覺得這有點像長按電腦電源開關強迫關機的感覺, 雖然最終一定會睡著但我還是不希望用這個方式. 由於本嬰兒長久以來的難入睡問題, 爆炸並非如此罕見, 所以我有發掘一些"也許會有用"的方法. 我個人是感覺爆炸的時候, 嬰兒的意識有點像是被困在一種要睡不睡要醒不醒的狀態, 需要有外力把她從那個狀態抽離. 我發現在這個狀態下, 如果在她耳邊大聲播放一些睡眠音樂, 她的注意力會被吸引, 轉為專注在聆聽音樂上, 最後會順著音樂放鬆進入夢鄉. 這招未必每次都有效, 但對我嬰兒而言成功的機會是大於失敗的機會的, 也許有點像電影"全面啟動"李奧納多進入了夢境後, 需要用外在的音樂去告訴自己該離開了或是確認自己是在夢境之中的感覺?

所以, 我就趕快把嬰兒帶進廁所用手機放音樂給她聽, 好在有見效, 在一分鐘內就不大哭泣,5分鐘內就真正睡著了...回程的時候也遇到類似的狀況, 在出發前根本沒法讓她睡個午覺, 一樣是在起飛後3小時才熄燈, 又再度爆炸, 而且這次還更激烈, 最後花了好一陣子才讓她平復. 好在剩下的航程裡雖偶爾會哀個一兩聲, 但整體而言還算是安靜, 算是有平安度過.

去年回台時發現調時差其實是另外一個以前不需擔心的大挑戰, 當然是因為嬰兒的關係. 由於時差會讓她睡不好, 對身體造成不適, 回台和回加拿大後的前幾天晚上都會尖叫不止, 有了去年的經驗後, 這次比較知道要如何應付, 以前都是安排在假期的最後一兩天回加拿大, 常常回來隔天就去上班的, 不大需要擔心調時差的問題, 不過去年的經驗讓我們發現嬰兒需要更多時間來調時差, 如果嬰兒沒調好, 大人是不可能調得好的, 所以這次確保回加拿大後還有幾天假可以休息調整, 缺點就是回台待的天數會比以前來得少了...

我們平常在家的時候是不大看電視的, 主要是因為不想讓嬰兒太早接觸電視, 只有在幫嬰兒剪頭髮和指甲需要有其他東西佔據她的注意力時才會開電視, 少看電視也有助於"電視打開時"的功效. 不過回台灣時這就完完全全破功了, 在台灣大家實在是太喜歡看電視了, 走到哪裡都有電視, 車站旅館大廳餐廳甚至一般商店處處有電視, 就連坐姐夫的車子, 他都跟我說他車子最近裝了電視, 歡迎我邊坐邊看....我覺得嬰兒回台兩周看的電視量應該有比過去一年加起來總和還多...為何台灣人這麼愛看電視呢?

出國已久, 我們早就習慣台灣和加拿大兩地的環境差異, 簡單地說, 加拿大這裡人少地大空曠環境相對清幽, 台灣地少人多生活機能便利到處都非常熱鬧. 對我們而言, 來回兩地自然而然地會切換模式調整心境, 所以即便兩地差異極大, 我們不至於有甚麼適應上的問題. 不過對於嬰兒而言, 這個差異就是確確實實地存在著. 我們在台北期間是住在永和頂溪捷運站上方的旅館, 不曉得現在如何, 永和可曾是號稱全世界最擁擠的地方(不曉得那是怎麼算的, 是指說正式行政區當中最擁擠的嗎?), 頂溪捷運站到樂華夜市這一段應該也是永和最熱鬧的地方, 每次用嬰兒揹帶帶嬰兒出門時, 她都超級地興奮, 沿路不斷地手舞足蹈, 從來沒在這裡看到她這樣過, 我猜可能是因為從來沒看過有這麼多人車和噪音同時出現在這麼小的地方, 她覺得好新奇好有趣啊!! 不過這樣的缺點就是過度的刺激, 很容易造成疲累, 而且重點是她還是需要定期午睡的, 我們發現在這個充滿外在刺激的情況下, 是很難讓她睡著的, 每次都只能躲回旅館內讓她睡覺, 相當具有挑戰性也相當累人(因為只能用揹睡...). 要是不在旅館附近, 我得特意帶去河濱公園相對人車少的地方, 有一天在基隆的時候更誇張, 我得揹她上山才有辦法避開過度的噪音....

另一方面, 雖然我說我們兩人可以自動切換模式調整, 但我發現某些東西的差異越來越大, 而某些東西則是越來越難調整. 差異越來越大的就是空氣品質, 從加拿大回到台灣馬上就可以感受到空氣品質的差異, 台灣的空氣中似乎永遠都充滿了一種汽車的廢氣, 這幾年回台灣明顯感受到差異越來越大, 以前到宜蘭時會覺得宜蘭的空氣和加拿大沒有差太多, 但從上次開始就覺得連宜蘭都有淪陷的趨勢, 讓人頗為擔憂. 而越來越難適應的東西是噪音, 我們現在住的地方是郊區, 基本上除了偶爾聽到火車經過外, 不會聽到甚麼非自然產生的聲音, 而由於我們在家不看電視, 家裡也自然不會有什麼聲音, 可能是長期下來習慣了, 回到台灣覺得到處都充滿汽機車的噪音, 一整個轟轟轟轟的, 如同前述我們住的旅館在最熱鬧的永和街頭, 不知是旅館隔音不夠好還是真的是馬路車聲太吵, 我們窗戶緊閉的情況下依舊可以整晚(不誇張, 因為時差加上嬰兒尖叫無法睡, 徹夜沒睡)都聽到汽機車的轟隆聲, 只有凌晨3點到5點才稍微好一點...當然永和旅館的例子可以被當做是特例, 但汽機車噪音無所不在的確是事實, 即便走到了小巷, 依舊每隔個幾十秒就會有一台摩托車呼嘯而過, 好幾次用嬰兒車推嬰兒睡覺時, 本來都快睡著了但就被"一直突然出現"的摩托車聲音嚇醒, 就算沒有摩托車經過, 也還是會一直聽到某戶家裡開得過大聲的電視聲音... 我們也總覺得這噪音(尤其是摩托車)讓人很難靜下心, 總有種心浮氣躁的感覺, 不過我相信台灣整體的噪音環境應該一直都是如此, 沒有惡化的趨勢, 大概純粹只是我們生活習慣的改變, 長久下來讓我們覺得越來越難調整.

此行我們也觀察到一件有趣的事, 就是嬰兒的個性似乎在台灣和在加拿大時有所不同. 由於我們在這朋友不多, 平常並沒有甚麼社交生活, 頂多每好幾個星期或月跟一兩個朋友見一次面聚餐, 我們注意到嬰兒其實是有些怕生的, 即便朋友都見過很多次面了, 還是很慢熱, 要到人家都要離開時才比較敢跟別人有互動, 到了別人家也是會緊抓我們的大腿不放, 過一會兒才敢放手. 可是回台灣時卻很不一樣, 到我大舅子家時, 竟然毫不怕生, 很自然地會到處趴趴走摸索環境, 見到我大舅子和親戚乙的時候也沒有像在這裡見到我們朋友的那種畏懼, 對她而言, 大舅子和親戚乙才反而算是陌生人吧(雖然去年有見過, 但她不可能會記得啊),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我媽和岳母上, 基本上她應該不大可能記得她們, 但她竟然可以在第一次見面就跟她們兩人獨處而沒有害怕, 這也是相當神奇的一件事, 不曉得該如何解釋, 也許是嬰兒有種第六感知道她們是親戚不需害怕嗎?

整體而言這次台灣行還算順利, 最大的意外是在回家後赫然發現我們家的中央空調在我們回台的期間壞掉了!!! 由於這段期間內多倫多最低溫有下探攝氏零下30度, 回家後發現家裡跟冰箱一樣, 連馬桶裡的水都結凍了, 頓時感覺超級挫屎, 冬天家裡水管結凍是件非常大條的事, 因為水管裡的水結凍後體積膨脹, 很容易把水管撐破, 可以同時有多處水管破裂, 要是水閥沒關起來, 家裡一定淹水, 所有東西都得換, 就算水閥關了, 水管破裂的維修不容易, 也是輕而易舉就是一筆大開銷...趕快緊急叫人先來修暖氣, 要不然家裡根本無法待, 由於我們回家的時間是晚上, 要人來維修算加班費, 加上隨便一個零件都要很多錢, 在我們回家的兩個小時內就花掉了加幣快1000塊....出發前我有記得把家裡水閥關掉, 不過光這樣還是不夠的, 好在我有記得關水閥後再放水確保水管裡沒有水, 所以後來開水閥後沒有發現到有水管破裂的問題, 可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還是讓我們回來的第一晚就心驚膽跳...

希望以後不要再那麼刺激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最近赫然發現從我部落格的第一篇文章到現在已經超過12年了(雖然過了這麼久, 好像還是沒甚麼文章....), 除了一些生活瑣碎大小事和遊記之外, 在讀書的那段期間也是有寫過一些有趣的東西, 很多當下的感想其實我早就忘記了, 而是之後無意回頭看的時候才又想起, 有時不禁讓我想, 到底我部落格是定位給誰看的呢? 其實最一開始會用部落格是因為當時我要出國留學, 想說用部落格紀錄一些生活上的事情, 可以讓我的家人知道我的狀況, 不過後來發現大概出國過半年之後家裡就沒有人在看了....現在應該是根本沒有人記得這件事, 也沒有人記得我有部落格了....

雖然早早發現此事, 我還是維持寫部落格的習慣, 一開始只是覺得很有趣可以紀錄生活上的雜感, 但後來漸漸發現自己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除了之前提過可以讓我記得很多多年之前的當下有感而發, 有種重新再回味舊時光的好處之外, 很多資訊也會因此被保存下來. 遊記大概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要是去一個地方玩之後沒做任何紀錄, 大概半年後就會忘記大部分的東西了, 寫了遊記在部落格上後, 可以保留當時的旅遊資訊, 尤其是在日後有人問我相關資訊時, 我可以直接跟她們說請參考我的部落格遊記, 最大的好處就是紀錄了當時旅遊風景和心境的點點滴滴, 每次看真得都會有再玩一遍的感覺. 若是考慮每次旅遊都要花不少錢, 可以藉由閱讀自己遊記達到相當於舊地重遊好幾遍的功效來看, 寫遊記真得是相當值得的一件事. 所以我自己部落格最大的讀者還是我自己, 我敢說我部落格的參訪流量應該有一半都是我自己, 剩下的一半絕大多數應該都是不小心被GOOGLE 引進來看了一頁就跑走的那種, 最後剩下的才是親朋好友捧場.

不過有了嬰兒之後, 想法有些改變. 突然覺得除了自己是自己部落格的最大讀者和受益者外, 也許嬰兒長大後也可以是我部落格的讀者/受益者, 他可以藉由看我的部落格, 了解他老爸以前到底在想甚麼及部分成長生活中的故事. 會有這種想法主要來自於我以前大學修過的一門社會學通識課, 期中報告要求我們去找一個人做口述歷史, 很多人去找一些相對成功的人, 而我卻選擇去找我爸,除了因為個人懶惰不想到處去找人外, 我爸本人的生活經驗其實是有一定的特殊性的, 所以才選擇找他做口述歷史. 過程中我聽到了很多他小時候的成長故事, 知道了很多以前根本不會聽他提到過的經歷, 讓我有很多"原來是因為這樣啊!"的感觸, 因為我總覺得我爸有很多奇怪的行為/想法, 但是聽了他的故事後, 我才能從他的角度來思考, 很多之前覺得難以理解的東西頓時都變成理所當然, 若是沒有藉由這個報告, 我想應該是不會有任何機會可以讓我一窺我老爸的前半生, 不曉得其他家庭是如何, 我不期待很多人的爸媽會很常跟小孩講他們自己小時候或是年輕時候的事, 畢竟大部分的人都還是活在當下, 沒事不會一直想從前, 就算想到了也不會有機會說, 那像口述歷史強迫你去回憶並且完整地陳述過去的事情, 聽者可以得到比較完整的資訊. 所以我很慶幸當時決定去找我爸做口述歷史, 找了其他人, 那份報告可能只對我當學期該門課重要, 找了我爸, 對我和他一輩子都很重要.

所以我很天真爛漫的想, 說不定嬰兒長大後看了我的部落格, 可以有我當年做完報告後的感觸. 不過希望歸希望, 現實是很殘酷地, 第一個他長大後未必有興趣看.....第二個他長大後就算有興趣未必看得懂中文....第三個當然我得要持之以恆地寫下去才有用.....也許第三點我還有機會做到, 前兩點就.....只能靠緣分了吧.....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自認不算是個特愛看漫畫的人, 小時候除了七龍珠之外大概沒有特別會去追的漫畫, 而真的有買過單行本的漫畫大概只有小叮噹和老夫子了(因為我表弟有全套的七龍珠, 所以都去他家看),但記得小學的時候還是會看一些其他的漫畫, 主要就是有人會帶類似"少年快報"(見維基 少年快報) 的漫畫雜燴雜誌(不曉得如何形容才是), 簡單地說, 他是把很多單行本的漫畫, 一部抽一小部分集結成一本周刊或是月報的形式, 讓你買一本就可以一次看到很多部漫畫, 只是每一部漫畫的分量都不是很多, 有一種製造連續劇的感覺, 讓小朋友不得不一期接一期地買. 我每次都是看別人的, 而人家也沒有必要每期都帶來學校還冒著被沒收的風險, 所以我也常常有一期沒一期地看, 不過就是因為我不算是特愛看漫畫的人, 所以也不會覺得怎樣.

我也不是每部漫畫都看, 只有挑部分題材有興趣才看, 其中有一部是固定都會看的 -- 靈異教師神眉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離開台灣出國至今也有好幾年了, 除了前幾年因為在求學比較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和比較窮的關係所以沒有定期回台灣, 開始工作後就比較有定期回台灣,原則上是一年回去一次. 前幾次因為離開時間較久, 比較適應了北美生活加上台灣變化較大, 回去時感觸比較多, 所以之前都會寫回台雜感, 不過後來因為常態化反而就不會有甚麼衝擊, 就沒甚麼好寫的了...今年也有回台灣,不過這次就比較不同了, 主因當然是因為多了一個嬰兒, 平常再簡單不過的事都變成相當有挑戰性, 再加上這次不會住台北, 也很難跟誰約見面, 所以就乾脆變成一次低調的回台行.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最近發生了一些事, 讓我突然有一些感想: (1) 我們有一個比較資淺的同事, 她在沒有任何指點之下, 獨立完成了一項分析工作, 當她把結果給我看的時後, 我說:"喔..好...那我就不用做這件事了", 然後我就沒有再說甚麼了; (2) 有一個朋友, 他是個房仲, 他在這行做了好幾年了, 前幾天跟我說他終於要離開現在的加盟公司(就是像 REMAX 或是 21 Century 或是 信義房屋 這種), 要自己去開一家房地產公司, 自己成為老闆, 顧用其他房仲為他服務, 可是當他跟我分享這件事的時後, 我心裡是想:" 嗯...這的確是時後到了, 你的確是該這麼做了, 這是個很好的決定", 但是我沒有說甚麼, 頂多問他一些公司的細節問題; (3) 我在聖地牙哥出差時, 我們需要做實驗, 是由當地的技工幫我們準備實驗的設置, 該設置是由技工A獨力完成, 我看完成品後, 我覺得成品是做得不錯, 我說:" Wow... that's pretty good.", 然後技工B突然說:" That's only pretty good?", 我只好趕快陪笑臉再說:" Actually, it's excellent!", 技工B說" That's too late", 而技工A 從頭到尾都在旁邊, 只是微笑不發一語.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May 21 Thu 2015 10:28
  • 募款

最近跟飯友們一同參加了一個慈善機構的募款活動, 機構的宗旨是在提供精神上的支持以幫助人們度過生命的低潮, 簡單地說就是像我們的"張老師專線", 籌款的目的當然是希望能夠籌得更多的資源幫助更多的人. 活動是需要組隊參加, 由於我們是飯友, 所以隊名取為 " Eating Avengers -- 腹愁者聯盟", 每個人選一個角色, 我是 "Captain Hotpot 火鍋隊長",其他的成員還包括 "Iron Stomach"(真正的隊長), "Ramen Hulk" 和 "Black Burrito"(親戚甲).

不同的慈善機構會用不同的募款方式, 有的會義賣, 有的則是以晚會表演來募款, 而我們參加的這個活動比較簡單,純粹是由參與者以EMAIL的方式號招親朋好友來募捐, 唯一集體性的活動就是最後所有的參與者一同到機構所在的小鎮 Oakville 的一個健行步道健走, 以此來吸引更多人的注意, 提升大家對這個議題的關注. 這也是我第一次參加募款活動, 算是一個相當特別的經驗. 總共的募款期間是一個月, 最後一天就是所有的參與者去健走.

募款的方式不外乎是向親朋好友同事老闆們宣傳, 除了臉書上宣傳外, 我也有私下寄信給同事希望他們可以支持這個活動, 我還特地做了頭像, 希望能吸引一些目光, 同時我也幫親戚甲做了一個.

 


 

不過雖然頭像是有吸引一些目光, 但是好像並沒有吸引甚麼人贊助, 我覺得應該是比較偏習慣問題. 在加拿大為慈善機構募款算是相當常見的事, 所以若是有比較多土生土長的朋友, 應該會很常遇到這種親朋好友向你募款的活動, 所以他們都會很習慣自然而然地贊助你的活動, 而在台灣比較沒有這種類型的募款方式, 所以大家應該會比較不習慣, 由於我臉書的朋友幾乎都是台灣人, 所以反應並不熱烈也是可以預期的, 好在還是有有參加過類似活動的朋友慷慨解囊. 比較讓我意外地是公司的同事, 雖然這種"有同事參加募款活動希望你贊助"這件事在別家公司還算常見, 但在我公司卻是從未聽聞, 但我想我同事也有一大部分都是土生土長的人, 雖然平常很少遇到有同事向他募款, 但是親朋好友的部分應該不少見, 所以應該也不會對此感到陌生才是, 再加上有同事是從學生時代就認識的(不過他好像對這種募款活動也是相當陌生), 我原本預期至少會有一兩個人贊助, 結果竟然一個也沒有, 不禁讓我覺得我是不是在公司不得人心.....相反地,親戚甲以我幫她做的圖像向同事宣傳, 在3個小時內募得款項就是我最終款項的4倍......||||

雖然我的結果實在難看, 不過我其他的隊員都很猛, 募得款項最高是我的10倍, 我們隊最後還是有募得款項最高的前四名(頓時覺得我這個後腿扯得可大了....). 活動當然要有始有終, 所以我們都有出席最後一天的健走活動, 健走的步道是我們很常去的步道, 雖說是健走, 這個活動只走一半的步道(大約5公里而已), 所以自然是相當輕鬆愉快的了. 由於我們要配合我們的隊名, 所以要求每個人穿衣服的顏色要配合該角色的顏色(好在不用穿道具服), 有了一張合照如下

 

 

 

不過即便應該是有符合腹愁者聯盟的fu了, 但由於我們的顏色很鮮豔, 其實我聯想到的是下圖........

 

 

 

 

 

 

 

 

 

看來無法要求凡事盡如人意, 只求盡力了. 本日健行活動有意外的收穫(?), 就是在健行步道上看到難得一見的蛇吞蟾蜍, 雖然是有點殘忍的畫面, 但這畢竟是自然的一部分, 只能說本日活動難忘的小插曲吧!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Mar 20 Fri 2015 09:07
  • 車子

車子在北美絕大多數的地方都是不可或缺的東西, 除非你剛好住在大眾運輸系統發達的大城市裡, 而且又不需要離開城市, 不然沒有車子就好像沒有腳一樣哪裡都去不了...由於生活極度仰賴車子, 所以我發現這裡的人在買車的時候都會下很多工夫做研究, 會盡全力買到C/P值最高的車子, 有些時後會發現人們花在找車子的心思, 竟然會比花在找自己房子的心思還要多, 也是很弔詭的一件事...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前在研究生時代時, 回台灣動輒可以回去個3個星期到一個月不等(我有一個很好的指導教授~), 不過一旦開始工作後, 能回去的天數就會受限於一年能休假的天數, 雖然公司不定期會安排放無薪假而且年底會固定關廠一個星期, 一般而言, 我能回台灣的天數大約也就是兩個星期上下. 我會盡量維持每年回去一次, 不過若是我那一年因為其他因素用掉一些假期的話, 真正能拿去用回台的天數就又會更少了...每次回去除了回家待幾天和回親戚甲家待幾天, 也會固定去我舅舅那待幾天, 再加上留幾天辦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後, 基本上就差不多把時間用完了, 只能用剩下的時間跟一些其他親朋好友見面, 所以即便每次都想約很多人, 最後也都還是只能"看緣分"了...

這幾次回去發現台灣的物價好像越來越高, 雖然大概全世界都是這樣, 不過我感覺吃的部分的增幅尤其多. 像我對牛肉麵的印象還停留在小碗90大碗110的時代, 現在110都還不一定能吃到小碗的, 這次吃了兩家評價不錯的牛肉麵, 大碗都快要200元了, 這樣感覺已經快要接近這裡的價位, 像大統華超市美食區的牛肉麵也差不多這個價錢(當然兩者的水平根本不一樣啦....). 其他像珍奶類我還停留在小杯15元的記憶, 現在應該都要35元了, 常吃的麻辣臭豆腐加鴨血也是以一年10元的增幅在增加. 不過好在便當類的變化相對少一點, 當我秀下面這張排骨便當的照片給我同事看(有六樣菜唷), 說這一個在台灣只要加幣3塊多,每個人都嘖嘖稱奇....

 

另外一點比較明顯的差異就是我對噪音相對比較敏感了, 可能是因為北美的住宅區相對安靜(或是死寂!?)許多, 走在永和老家的巷道中的我, 現在頗不習慣隨時可聽到的車子聲音, 尤其是在樓下早餐店吃早餐的時候(我家是在大馬路旁), 那似乎永遠不會間斷的車聲, 讓我覺得很難好好地吃這個早餐, 連跟親戚甲講話都很難, 我只看到她嘴巴在動, 卻不曉得他在講甚麼....這噪音的問題只有在回到親戚甲老家的時候才會得到紓解...

 


 

即便機會不多, 但還是有見到一些同學, 聊聊大家最近在忙啥, 雖然我總自以為自己還是年輕人, 但是大學畢業也已經有十幾年了, 大家早已走向相當不同的人生, 同樣是為生活打拼, 卻有不一樣的煩惱和樂趣, 讓我在談話中可以激盪思索我人生的目標, 想想自己到底要幹甚麼. 這個特別的感觸好像只有當我回台灣跟老同學們聊天時才會有,雖然在加拿大也是有一些好朋友, 不過大家不是際遇一直都很相像, 就是本來就是來自於相當不同的背景, 所以反而沒有這種"大家從同一個原點出發, 卻都到了完全不同的地方"的感觸, 但即便每年回去都會讓我有"嗯! 我要好好想想我到底要甚麼, 我要往那個方向努力!"的念頭, 不過我好像到現在還是沒有想到我到底要甚麼.......

多思考固然對於未來很有幫助, 不過人還是要掌握當下, 既然我自以為自己還是年輕人, 就應該要做年輕人可以做的事. 每次回到親戚甲老家, 都會去拜訪那離他家只有2分鐘車程的的海灘, 這次突然想學之前流行過的跳躍照, 希望這努力營造出來的青春感, 可以自欺欺人, 做事永遠會記得帶衝勁.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Dec 21 Sun 2014 11:33
  • 距離

"人與人之間要保持適當的距離", 這句話無論在字面上或是延伸意義上都是相當適用的, 走路如果靠太近, 只要前面的人稍微停下來,後面緊跟的人就會很容易整個撞上去; 人與人互動過於親近與頻繁, 有時也會讓人相當窒息而受不了....只是"怎樣才算是適當"的確是很見仁見智的事, 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對於何謂適當距離的定義是相當不一樣的.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公司大部分的時後, 我們午餐都是微波後在自己的座位吃, 偶爾才會跟同事一起在公司的餐廳吃(但是還是吃自己帶的便當). 前幾天跟一個韓國同事在餐廳吃午餐邊吃邊閒聊的時後, 由於我當時在吃從家裡帶的香蕉, 他就突然想到問我說有沒有印象以前香蕉曾經是很貴的食物? 原來是因為韓國本身並不產香蕉, 所以他們國內市場販售的香蕉都是從國外進口的, 他記得他小時候香蕉算是很貴的水果, 所以很少有機會吃到, 是到後來香蕉價格變低之後, 才比較有機會吃到香蕉. 雖然韓國同事的年紀比我大幾歲, 但還是算同一個世代, 在我有印象以來, 從來不記得過香蕉很貴這件事, 香蕉一直都是很便宜的水果, 當然主要是因為台灣就是香蕉的盛產地, 我大部分跟香蕉有關的印象, 都是類似於 " 今年由於香蕉過產, 政府要求國軍幫忙消耗過產的香蕉, 阿兵哥們每餐都要吃至少一根.." 諸如此類的新聞, 跟他講了以後, 他覺得非常有趣, 由於韓國也是行義務役, 而且他們的役期超長, 要三年, 整體國軍與政府與社會的相對互動關係跟台灣幾乎是一模一樣, 所以他非常可以體會政府要求國軍幫忙消耗過剩的香蕉這種事(至少我在北美沒聽過這種事)......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雖然這個標題讓我想到7-11的思樂冰, 但這可是來真的. 大多倫多區上周末遭受了近年來最大的冰風暴, 造成了30多萬戶停電, 今天已經是冰風暴過後的第四天了, 依然還有8萬多戶處於斷電的狀態...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自從瑞士回來寫完瑞士遊記後, 就又很久沒有更新部落格了....主要是因為這陣子工作上有個大實驗, 需要一直加班支援, 實驗已經進行了一個多月還沒結束, 看來還有一陣子....也正因為此, 回家往往都已很晚, 有時周末還要 on-call , 所以都沒啥時間更新部落格, 只好來灌水一篇...

這裡的華人超市很常有抽獎活動, 之前多半是多倫多台北來回機票之類的獎品, 最近是走日本風, 獎品都是日系產品, 只要買東西超過一定的價格, 就可獲得抽獎券一張. 我也是如同以往拿了抽獎券後, 準備填寫後投遞到抽獎箱裡, 但赫然發現抽獎券下方的小字裡竟然有一句: 在接受獎品前需要回答一道數學題.......為何抽獎領獎還要回答數學題啊!!!?? 難道答錯就不能領了嗎? 有人了解這個原因是為何嗎?  我只能祈禱假設有抽中我的話, 不要問我比大一微積分還要更深的數學, 因為我都忘了(老實說, 我連微積分都忘了差不多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年大概也是個好年, 感覺上今年臉書上一直看到人結婚的訊息, 許多婚禮我都很想參加, 可惜都只能隔海在臉書上湊熱鬧. 好在新嫁娘林女士很夠意思, 不計成本地把喜餅寄過來, 讓我們得以重新回味久違的喜餅滋味~ 收到喜餅的當天剛好去韓國友人家, 還可以順便獻寶 ( 聊聊後才得知他們好像沒有類似的東西, 所以對我們有這種習俗感到相當新鮮..). 喜餅是郭元益的拉法頌, 屬於純西式的風格, 包裝精致而且餅乾相當好吃, 在我想到要跟林女士報備收到喜餅前, 就已經被解決地差不多了.....好在有記得照相, 給大家聞香(可惜手機鏡頭有點髒,拍起來都糊糊的..)~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Feb 23 Sat 2013 23:09
  • 下雪

其實今年的冬天很特別, 一直到去年年底都是氣候相當和緩, 到了聖誕節時才勉強下了一場雪, 本來以為今年會跟去年一樣是個暖冬, 誰知過了新年後氣溫就突然驟降, 多倫多有快一個星期都是穩定在-20度C以下, 最冷時有-30度C, 更別提其他更冷的地方了(蒙特婁同時期有下降到-42度C). 不僅氣溫驟降, 也突然間下了很多雪, 有種莫名奇妙的感覺....

其實我來多倫多的這幾年, 我發現冬天其實下的雪量並沒有太多(跟蒙特婁比的話...), 但今年感覺下雪頻率變高了, 量也比較多. 像幾個星期前下了一場5年來最大的雪, 總降雪量有快40公分, 雖然40公分並不是說有破紀錄的那種多, 但是是在相對短的時間內累積(24HR內), 雪從星期四晚上開始下到星期五晚上為止. 星期五早上起床時, 往窗外看已經可以看到不少的積雪, 而雪正下得猛, 打開GOOGLE看交通狀況, 是一整個亂七八糟. 本來想說天氣很糟, 公司會不會放雪假, 但是檢查公司信件後並沒收到任何相關的訊息, 我才想起來之前跟同事聊有關公司因天候放假的心得. 我們公司是一個非常注重員工的公司, 它認為每一個員工都非常的重要, 缺一不可, 每一個案子都要靠所有的員工共同努力才能達成, 當然不可以因為這種天氣帶來的小小的不便而停班囉! (即便有一年大雪幾乎全多倫多都停班或是要大家在家工作, 只有我們還是得要去乖乖上班...)

不過天氣真得很糟, 我想說等一下看會不會好一點, 結果等到10點多好像都完全沒有減緩的跡象, 本來想說" 算了, 大概沒轍了, 還是去吧", 結果一打開門就有了新發現. 由於我們現在住的地方離主要幹道有些距離, 通常鏟雪車並不會在第一時間內過來清雪, 所以我家附近的道路都是維持"尚未處理"的狀況, 我發現   我  出   不   去   了 ......... 所有看得到的路都有>25公分以上的積雪, 走路也許還沒問題, 但是要把車開出去可是會相當困難且危險....只好寫信跟老闆說我被困在家裡了..並且奪門而出, 抄起雪鏟拼命鏟雪(那天還分段鏟了好幾次, 因為一直積)......

鏟完在家喘氣的時候, 順便拍了幾張照片, 紀錄這相對難得的大雪.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公司裡跟我背對背的一個工程師( 就是我在之前 聯想 那篇有提過的那位), 他的生活非常多采多姿, 夏天的時候幾乎每一兩個星期就會全家大小帶去划船登山露營, 冬天的時候則會去滑雪登山看/打冰球, 沒出去的時候, 就會在自家的工作室作蒸汽引擎或是火車模型, 冬天的時候還會作船...相當有趣, 所以每個周末好像都是行程滿滿. 雖然我和其他同事總覺得他的嗜好好像都有點花錢, 不過我倒是還蠻能認同這種生活態度, 工作時認真工作, 休閒時從事多樣性的活動娛樂且享受生活...(反正他是首席工程師,雖然我們公司給不多, 到至少還是比我多很多...).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公司相當接近機場, 應該是因為我們作的東西就是飛機引擎, 離機場近比較方便,所以所在地相對偏僻,主要是因為機場周邊通常都會避免過多的住宅或商業活動, 避免晚上時造成不必要的光害影響飛機降落以及避免飛機降落時的噪音影響居民生活, 所以機場周邊昰一片不算特別大的保留區, 避免開發, 是可以看到樹和一些小動物的那種環境. 我們公司的正後方不遠就是機場的跑道, 公司大樓和機場中間就是那片保留區, 而保留區是可供人進出散步的, 有一個小步道, 全長大概只有2公里, 其實也不過就是繞著我們公司一周而已, 步道的起點是我們公司西側的停車場, 到東邊從一個高架橋底部穿越後終止, 從步道看出去的風景如下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雖然今年冬天不大冷, 但是天氣還是沒有好到可以一直在外面玩, 所以冬天的娛樂往往只能藉著去超市逛街達到...有時逛會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 如同下圖的包包..

 

 

我實在不大能理解為何有人會想把一個好好的人頭作成手提包, 看起來就像昰朵拉在沒有預期, 臉上還帶著笑容的情況下, 被砍下頭顱, 然後整個頭顱被掏空作成包包, 而且頭頂被平切就好像吃猴腦一樣....那時在逛的時候,我其實精神不大好,結果一看到這一堆人頭, 頓時就清醒了....

此外, 我也意外地發現這邊的超市竟然昰有賣紙錢的,而且選擇還不少呢, 除了傳統的, 竟然還有美金版的...在台灣都還沒看過這麼多種....一張面額十億會不會有點太貪心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憤怒鳥大概是史上最成功的遊戲之一了, 自它2009年問世以來, 已經被下載超過5億次了. 我想主要是因為遊戲規則相對簡單, 但卻又可以藉由有效地運用一些策略過關, 而且畫面音效感覺相當"熱鬧", 再加上又是在smart phone 或是 tablet 這種純粹只是讓人殺時間的平台上, 整體達到最佳的組合.

不過尷尬的昰, 我們一直到一兩個月前才玩過這個遊戲....主要是因為我們一直是使用 stupid phone (相對應於smart phone), 當然不會有機會玩到這個遊戲, 直到兩個月前, 這裡的手機公司有大促銷, 申請新的家庭方案, 可以送兩隻HTC 的 Raider 和 Samsung 的 Galaxy Tablet, 我們才決定換手機公司使用含data plan的方案. 憤怒鳥想當然爾成為我們第一個想試的遊戲. 玩過幾次之後, 覺得果然相當有趣好玩, 尤其是親戚甲更是對這個遊戲愛不釋手, 每天都在那玩, 直到前幾個星期全部破關後, 才沒看到他在玩....

不過大概是因為我們玩得太兇了, 今天早上看到後院有一隻鳥, 感覺相當面熟........

 

咦!? 這不就是憤怒鳥嗎!? 怎麼會出現在我家後院!? 後來上網查了一下, 紅色基本款的憤怒鳥其實跟現實生活中的 Northern Cardinal (主紅雀) 很像, 這在北美應該還算是常見的鳥類, 所以不應該感到太驚訝, 不過我還是覺得很有趣, 有種在路上見到大明星的感覺,特在此記錄留念....

若想知道其他的憤怒鳥比較接近現實生活的那些鳥的話, 可以看看這個連結.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常聽說理論上一個"健康"的生活型態是一天24小時分成三分,8小時工作, 8小時個人規劃要做甚麼, 剩下8小時就是睡覺. 但個人實在覺得這是幾乎不可能達到的事, 這裡一般公司雖然的確是採用一天工作8小時的型態, 但每天上下班通勤的時間基本上還是得歸類在工作類, 因為這是ㄧ件"為了能去工作, 必須得作的事", 而對於一個只能開車去上班的人, 通勤就是開車而已, 沒法做甚麼其他的事, 所以以單程一小時來算(在這邊是平均值或甚至低於平均值), 一天至少就花了10小時在工作相關的活動, 生活型態永遠無法"健康"......

正因為開車沒法作其他事, 我只能東張西望, 一陣子下來, 我發現每天都會經過一家公司, 我覺得有些有趣, 便趁機拍了一張那公司的照片.

那公司名稱叫做 " CHENS", 招牌在 CHENS 旁有一個黃色的商標(照片裡顯示不清楚), 基本上就是ㄧ個隸書體的"陳"字. 我覺得公司應該就是叫"陳記" 之類的, 無聊時去GOOGLE了一下這家公司, 他的確是叫這個名字, 這公司主要應該是在做進口代理經銷, 把亞洲的商品進口到本地的亞洲超市, 所以我們在這可以吃到用到熟悉懷念的產品都是仰賴此類的公司...

那這有甚麼特別的呢? 主要是我突然想到以前在台灣好像很少聽到用"姓氏"當名字的公司或商店, 但在國外很多大公司都是用姓氏當名字的, 如 Mcdonald's (餐飲), Johnson & Johnson (就是嬌生, 雜七雜八的都有作), Wiley (出版社, 以前大學教科書幾乎都是每這家的), Chanel (服飾類), Bombardier (就是龐巴迪, 作飛機和火車的, 也有作台灣捷運), 各行各業都有, 不勝枚舉. 而在台灣可以見到以"姓氏"當名稱的, 好像就只有餐飲小吃類, 如葉記肉燥或陳記辣豆瓣之類的...好像顯少在其他行業看到, 尤其是規模很大的, 如 "郭記精密機械工業" "施記電腦"  "張記航空公司" 之類.....我猜大概是因為我們的姓氏相對於洋人比較容易重複, 所以用姓式當名字的時候, 缺少了一種"獨特性", 像我以前高中的時候, 班上座號從21-30都是姓陳的, 而全班也還不到40個人....在加上我們的姓氏都只有一個字, 當店名感覺就短了些或是念起來沒有氣勢. 而且我們的文化又比較重視"取名", 所以大概都寧願重新再取, 也不願用姓氏.

雖然用姓氏當名字的很少, 用"全名"或是"名字"就比較常見了, 通常都是個人事務所(比如說設計師或代書之類的)或是雜貨店, 屬於規模比較小的公司, 還是很少有規模比較大的公司用名字或全名當名字的. 國外反倒是用名字或全名來當店名的例子較少,很多看起來像是用某人"全名"的公司, 其實都是用兩個"姓氏"組合而成. 用個人全名來當名字的雖然通常也多是個人事務所和餐飲, 但感覺還是比台灣略為常見, 也有一些後來發展成非常大的公司(但其實在台灣有名的好像還是不多), 舉比較有可能聽過的, 如 Ralph Lauren(就是創辦人的名字), Estée Lauder (雅詩蘭黛, 由一對夫妻所創, 這是太太的名字) 和 Tim Hortons (加拿大最大的連鎖速食店, 是其中一個創辦人的名字). 

個人覺得這現象頗為有趣, 假設哪天我有幸可以開家公司, 我要叫甚麼名字呢?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