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練習說法文,這個學期找了一個魁北克人來跟我做語言交換。雖然這裡到處都是說法文的人,但是要找到願意交換中文的人,可是相當困難的。因為一來沒什麼人沒事會想要學中文,二來有一大堆人都在找用中文換法文,所以競爭相當激烈,而且不但講法文的男生偏好講中文的女生,就連講法文的女生也偏好講中文的女生,所以我的機會是微乎其微。不過我的運氣不錯,我這個語言交換,是因為剛好有認識的人牽線(他們同一個實驗室),才有辦法找到。

他也是唸機械的,不過是大學部的,相當「本土」的魁北克人,老家是在蒙特婁和魁北克市中間的一個小城鎮。他感覺相當聰明,不過也跟一般大學生一樣,臉上穿洞,掛了一些東西。他的中文程度其實只算初學,只能聽懂非常慢的速度和很基本的用詞,據他說他是去年還前年去中國玩兩個月時,認識當地的人,跟他們學的,不過很巧合地,教他的都是女生,而他也跟我說,他很喜歡亞洲的女生,再度證明亞洲女生無論走到哪,都是最受歡迎的。而他回來後就自修中文,並且計畫這個暑假要去日本和中國雲南廣西玩,所以也想加強中文。

語言交換和找家教很不同,除了不用付學費外,你並能不期望從語言交換的同伴那「學」太多東西,比較像是給自己一些機會練習,並且有人可以糾正和問某些特殊的說法。我找語言交換主要是想練習口說的機會,和練習聽力,因為我無論學哪種語言,聽力都超差。魁北克雖然是講法文,但是這裡的法文跟法國的法文是有相當大的差別的,書寫的話除了一些用字不大相同外,大致上文法和用法都是一樣的,不過在說的時後就差非常多了,腔調相當地不一樣,我認識的法國人幾乎都說,剛來時根本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麼,都至少要花個好幾天或一星期才有辦法適應他們的腔調,簡單地說,法國法文比較平淡,沒有太強的抑揚頓挫,但魁北克法文則是有很重的抑揚頓挫,而且一些母音的發音並不大相同。而我其實學法文都是學法國的法文,所以我也希望可以藉此練習聽魁北克的法文。

他的法文的確有相當重的魁北克腔,有好幾次我明明就應該懂他講什麼,但是沒辦法聽懂那個腔調。加上感覺他並沒有刻意放慢很多速度,所以還蠻有挑戰性,基本上是常常聽不懂,我也都是無法順利完成一句完整的句子。對他而言,我的中文也是超級快,不過我都有放慢速度,甚至接近到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念的地步,他也是無法瞭解我在說什麼,這其實也不意外,因為中文的文法並不是那麼地有組織,很多時候你都是必須根據內容上下文來猜講話的人在講什麼,再加上我們有四聲,對他們而言是相當難以辨識的,所以中文聽力有很大部分是需要「把音聽對」,而這個情況跟我們講英文類的語文就不大一樣。因為像英文有很固定的文法結構,所以只要你的文法結構對了,就算發音不準,他們也是可以聽懂的。這也是為何我們老是覺得為何印度人的英文如此怪腔怪調,外國人竟然都聽得懂,因為他們一般而言,講英文比較不會犯文法錯誤,而我們明明發音比較準,但較容易犯文法的錯誤,他們卻聽不懂,而且更怒的是,有時候印度人還會反過來糾正我們的發音!總之,藉由語言交換的機會,我反倒可以反過來思考中文的表達邏輯和「為何會如此講」,也有機會聽到所謂「英文式中文」或「法文式中文」,也算是相當有趣的。

語言交換進行了一個學期,總算有略入佳境,比較可以聽懂他在講什麼(但是還是有更多聽不懂)了,然而,因為他要畢業了,他畢業後會去NYU或是史丹佛念研究所,在這之前,他就要去日本中國旅行了,所以這星期就是我們最後一次的語言交換,對我而言,頗為可惜,因為實在很難找語言交換而且程度又差不多的對象。總之,這還算是個不錯的經驗,但是我又得要開始漫長地搜尋語言交換的對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hu 的頭像
erhu

erhu -- 生活。旅遊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