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多年來除了新冠疫情期間,幾乎都是以一年一度的頻率回台省親,不過今年是第一次在春天的時候回台,主要的原因是聖誕節期間的票價太貴(是兩倍錢!),和BC省學校的春假竟然長達兩個星期(安省魁省都只有一星期),所以利用小朋友們春假期間回台變成是不錯的選擇,只不過由於少了聖誕節新年期間公司本來就會關廠的先天條件,能回台的時間就會變比較短,算是最美中不足的地方。即便還算常回台,每次回台的心境和行程安排都不大一樣,自然也會有不盡相同的感觸。

過去幾年回台都會幾乎全程待在宜蘭的大舅子家,一來是因為大舅子家裡很大有足夠的空間,而且他有兩個年紀相仿的小孩,所以就表示不用擔心臨時需要什麼小孩子的東西,他那邊都有。只不過我們之前是只有一個小孩,現在有兩個,好像人會太多了,實在不好意思去打擾人家太久。所以這次就變成只有短暫拜訪,大部分的時間改成在台北找AIRBNB住,經由多方面的考量後,決定了一間在板橋新埔站正上方的AIRBNB。身為永和人,對板橋不會太陌生,但我小時候的印象總覺得板橋沒有永和熱鬧,但板橋在過去十幾二十年來發展迅速,現在繁華熱鬧程度跟永和比起來應該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永和應該還是比較擠),這點也在我們這次板橋住宿中深深體會,實在是太方便了!!短短一百公尺內有不勝枚舉的餐廳,超商和雜物百貨店,就連要看病也是走幾步就到了,基本上是無論做什麼事抬頭看都可以看到我們AIRBNB的大樓...住板橋另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親戚甲的姊姊和親戚乙也住板橋,離我們的AIRBNB走路不用十分鐘,變成一個星期去串門子好幾天,對於家裡鮮少有客人的小朋友們而言,應該是非常有趣的事。

   

 

 

對於久居國外的我,每次回台灣的時候都會有一種矛盾感,畢竟習慣了新的生活方式後,回頭看以前的生活方式就比較容易看到不同面向的東西。比如說在台灣非常方便,住宅區商業區是完全融合的,走下樓騎樓上什麼店面餐廳都有,但往往就是這些店面或餐廳不是有展示架就是會有座位放置在騎樓上,讓人走路很不方便,就算有些時候沒有擺東西,就會有一整排的機車擋路,很多時候騎樓間還會有階梯,更富挑戰性。尤其是有小孩以後更是有深刻的感受,在台灣我很難找到有地方可以讓我順利地推嬰兒車在騎樓走而且還可以順利走完全程的,所以很多時候得把嬰兒車推到馬路上去跟機車汽車爭道,險象環生不在話下。台灣有很多美食街邊小吃和源源不絕的手搖飲,但很多都是高澱粉高油炸和高含糖的食物,根本不適合常吃(或是其實根本不應該吃),但是又很好吃讓人想吃,每次都會內心糾結,只能不斷跟自己說一年才回來一次吃幾天沒有關係的,但不知不覺就會吃太多,有種飲鴆止渴自我戕害健康的感覺。

台灣的街景和加拿大顯然不同,不過對親戚戊而言,最吸引他注意的好像是路上那源源不絕的摩托車,剛到台灣沒幾天時,他會說:木頭!木頭!我要木頭!,一開始不知道他在說甚麼木頭,後來才知道他是在指摩托車,只是因為還不大會講話,所以把摩托車講成木頭,當然也有可能他是講英文(Moto,不過很難確定),對摩托車的興趣一直到回來都未減,到現在還是一天提好幾次要木頭.摩托車滿街跑的缺點之一就是街上無時無刻都充斥著噪音,對於一輩子都住在加拿大的親戚戊而言顯然很難接受,每次到稍微繁忙的街口時,親戚戊就會摀住耳朵並且說:大聲.

我們AIRBNB的主人是從小在美國長大的台灣人,是直到疫情期間才回到台灣遠端工作,疫情結束過後決定留在台灣不回美國了才改作AIRBNB,跟他談話時,他竟然跟我們說他覺得台灣(應該是專指板橋)的環境非常適合養小孩(!?),主要的理由是有很多遊樂場和可以讓大人小孩同樂的餐廳,遊樂場的部分乍聽之下有些意外,不過在這兩個星期停留間,我發現板橋區兒童遊樂場的密度似乎的確是蠻高,假設不考慮這裡人口密度其實超高的情況下,的確是幾個路口就會有一個兒童遊樂場,這樣看來密度(遊樂場數量/單位面積)是比加拿大高(雖然以人均密度,遊樂場數量/人口,來看就沒法比了),但我還是很難覺得一個連帶小朋友走路都很難安全地好好走的環境是要如何適合養小孩?不過台灣的學校都有附營養午餐,那像這裡我們每天都在為明天要幫小孩帶什麼東西當午餐傷透腦筋(而且午餐還不能加熱的),而且學校上課時間夠長,不會像這裡七早八早下午不到三點就放學了,家長還要傷透腦筋要幫小孩安排什麼活動或是互相推托看誰可以上班開小差去接小孩,這樣感覺台灣似乎又很適合養小孩了(或是說很適合有小孩的家長?),總之,每次回去的所見所聞總是會讓我陷入無盡頭的胡思亂想。

對我們而言,帶小小孩回台灣最痛苦的地方莫過於搭飛機和調時差, 因為很顯然地, 我們沒有辦法讓他做調時差該做的事情. 我們飛回台灣的飛機起程時間是凌晨十二點半, 通常起飛後兩小時多後會上餐, 然後大概在一個小時之後才會熄燈, 也就是說要等到凌晨四點的時候才會有比較適合睡覺的環境. 對於小小孩而言, 機場是一個新鮮且充滿有趣東西的地方, 所以到機場後精神一直處在很亢奮的狀態,這個狀態會一直持續至少前述四點熄燈的時候, 所以我也得至少等到那個時候才能開始把小孩弄睡著.親戚丁已經過了那個混沌無法溝通的年紀,所以她可以自然而然地進入睡眠模式不需要我們擔心,但親戚戊可讓我們頭大了,因為他還不會自己去睡覺,而且在那種情況下,他會因為太累而不容易睡著(這大概是只有有小小孩的家長可以體會的痛苦),結果就爆炸了,在飛機上不斷地嚎啕歇斯底里般地大哭,試著帶他到處走,搖呀搖,各種方法都試過了還是沒有用,空姐也來幫忙分散注意力,但效果頗有限,我們成為平常新聞上可以看到的那種飛機上最吵的家庭,連我後座的乘客都在罵搞甚麼鬼,不過很遺憾地,我們就是沒有辦法,我還記得我好不容易讓他稍微安靜下來時,一個空姐走過說:加油!辛苦了!不過還有八個小時唷!....結果他全程在我身上和親戚甲身上一共應該睡不到兩小時,我們感覺這段航程苦撐了好久好久....回到台灣的前幾晚自然也是因為時差,晚上又哀又要睡不睡的,這種情況下我們也很難調時差.回程時又會再面臨一樣的挑戰,班機一樣是凌晨起飛,不過這次他在機場就爆掉了,突然莫名其妙地抓狂大哭,引起不少路人側目圍觀,好在最後親戚甲有辦法讓他安定下來(話說親戚丁小時後遇到類似狀況時,我比較能安定她,不過同樣的方法對親戚戊無效),本來內心感到很挫賽,想到還沒上飛機就這樣了,上飛機要怎麼辦!?好在一來回程的起飛時間早一點, 然後上餐時間好像略早,而我比較早開始行動,再加上可能機上環境不如之前那麼新鮮了(畢竟兩個星期前才經歷過一樣的事),反而這次就順利多了,有辦法讓他睡著,而且保持睡著到下一次的上餐,非常合作且安靜,讓人鬆了一口氣(當然回家後一樣是要好幾天的調適).

這次回台的時間比往年短, 基本上全留給家人, 沒有去任何特別的地方, 除了感謝親戚甲姊姊和親戚乙有抽空幫忙帶小孩,讓我不用一打二之外,還要特別感謝自由人大鈎的幫忙,陪伴我們好幾天周間早上的行程幫忙看小孩,還帶我們去新的點玩.雖然以我們的狀況要到達他那個階段還有得等,不過看到他變身自由人以來培養了不少新的興趣,也不禁讓人好奇要是那天我也變成了自由人後,我要怎樣安排我的生活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