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安省從去年三月開始封城以來已屆十個月,從一開始的最高等級封城,到進入夏季後的短暫開放,秋天到來後的警戒升級,到最近冬天帶來第二波高峰引致的再度大規模封城,讓人除了在生理上感受到氣溫環境的變化外,就連防疫都有四季的不同。我在封城前一兩個星期,剛好搭上最後一班「自由」的列車,去理髮店剪頭髮,在封城的初期很多人在那裡抱怨沒得剪頭髮的時候,我可以在那裡慶幸不用因此而煩惱。我的頭髮其實一向長得不快,加上我對於維持外表實在不夠積極(甚至到了有點消極的地步...),所以我通常都是等到真得不得不剪時,才會打電話去理髮店預約剪頭髮,往往就是兩三個月才會剪一次,而我在理髮院偷聽到其他客人和理髮師對話中發現很多人其實是三個星期就會剪一次...無法積極地去剪頭髮除了因為個人有點懶之外,也是因為我鮮少遇到令人滿意的理髮師,頭髮都只是簡短而已,而且常常都剪得讓人不大滿意,不少時候反而讓我覺得比不剪還難看,家庭理髮等級的剪一次也要快30加幣,要不是因為頭髮太長會讓人不舒服,還真得沒什麼讓人去剪頭髮的動力。加上從三月以後都在家上班了,根本也不會跟任何人碰到面,更不需要注重儀容,去剪頭的意願趨近於零。

不過即便我的頭髮可以撐很久,還是有個限度的。夏天的時候由於病例較少,安省有短暫的開放,剛開放時理髮院美容院供不應求,一大堆人跑去弄頭髮,我心想不急著剪,等之後再說吧。秋天來的時候開始覺得頭髮也許是有點長,應該可以剪了,不過病例開始上升,總覺得去理頭髮還是有些風險,就想說還是再看看吧,說不定長頭髮的造型也不錯。但到冬天時,我覺得我的頭髮實在太長了,總是搔得我脖子不舒服,開始準備要下定決心去剪頭髮時,這時由於第二波高峰太厲害,理髮店再度被關閉了...可是我已經覺得無法再等了,於是決定去店裡買理髮工具,不管成果如何,也要請親戚甲幫我剪。剪之前還特地一起在youtube上找一些影片看如何剪男生的頭髮,掌握一些原則後,挑選了一個黃道吉日,由親戚甲幫我和小童一起剪頭髮。

 

IMG_8174.jpg

 

也許是親戚甲平時就有幫小童剪頭髮有在練習,也許親戚甲是個被HR專業耽誤的美髮師,明明第一次剪,剪出來的效果遠大於我的預期,重點是我覺得她剪得比我以前95%的理髮師都剪得好,有意識地剪出適合我臉型和頭型的髮型,真是太神奇了,果然有時危機可以激發人類的潛力,特此紀錄留念,以後有多一個理由不用去理髮店剪頭髮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一陣子又是一年一度的賞楓季,我很喜歡賞楓,在我還是自由人的時代秋天是一定要去北邊賞楓的,我喜歡看那種滿山滿谷五彩繽紛霸氣的大景,也喜歡那種在密林裡被各色葉子包圍和被陽光照在葉子上散射出黃色紅色橘色的光暈籠罩的感覺。親戚甲有問過我為何如此喜歡賞楓,只能說我覺得加拿大的冬天是如此殘忍,秋天就是大自然安慰加拿大人的禮物,把大地弄得如此繽紛豔麗讓人們忍不住外出觀看,彷彿在說:「趁現在還可以出來的時候趕快出來喔,我給你們一年之中最短暫但美麗的景色,過了就好好乖乖在家待半年等春天來吧!」,當然要保握這最後的美好,好好享受美景啊!

不過有了小童後,行動受了極大的限制,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去北邊賞楓了,本來想今年小童夠大了,應該可以自己走個幾公里的健行步道了,也許終於有機會到北邊賞楓了!!誰知今年來個大疫情,從年初燒到年尾還方興未艾,而且還越燒越旺,由於到北邊賞楓需要過夜,在這種情況下實在不敢貿然成行,要看大景至少要等明年了...只能在家附近的步道走走看看,不幸中的大幸是由於我們被困在家中超過半年,在這段期間內發掘到不少以前不知或是沒機會去的步道,由於想出去玩的心被壓抑已久,週末想出去的動力比往年同時期來得更高,反而讓我們有機會去更多不同的步道賞楓。出乎意料的是,這些社區步道雖然短且規模小,楓景還是相當給力的,某些角度完全不輸北邊的林區,除了沒有大景看之外(這就真的沒法了),還是相當讓人滿意的,本文就用這陣子在各步道拍來的照片,為這灰暗的2020帶來一點色彩吧!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做大旅遊了(在此指超過三天的旅遊,回台灣不算在內),主要是因為帶小孩出遠門實在是件很辛苦的事情,雖然去年小童終於稍微大了點,所以挑戰去溫哥華島玩,不過行程前幾天也真得是玩得人仰馬翻超級辛苦....有畏於長途旅遊的辛苦,所以從前幾年開始,我們改變策略改以小旅行為主,地點則是選去離家不遠的小鎮(開車約兩個小時),一來算是得以不要用那麼辛苦的方式一樣可以達到旅行的目的,二來也是順便看看這些小歸小卻都獨具風味的小鎮。雖然這些小鎮離家都不遠,不過我們之前都是有過夜,畢竟這樣比較有外出旅行的感覺,但今年由於疫情的關係,實在對於在旅館住一夜內心有些畏懼,所以規模更縮小成當天來回,於是今年選擇去 Cambridge (劍橋)。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20 年應該對所有人而言都是非常特別的一年,疫情一開始時還可以用SARS當年的狀況來比擬,如今狀況之慘烈早已遠超過SARS當年,有生以來最糟的一年,2020 年當之無愧。如同前文所述,加拿大於三月中旬進行封城鎖國,一直到七月底八月初才解禁封城,而鎖國則是依舊,因為疫情狀況以全球來看似乎只是一天比一天更槽...更糟的是,加拿大在過去兩星期疫情有捲土重來的趨勢,開學還不到兩個星期,就已經陸陸續續有很多的校園感染案例,前景不是很樂觀,有可能會再度封城...頓時有種不想往前看的感覺,索性回顧一下這段時間到底做了什麼事。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為媽媽準備告別式影片時,有提到哥哥主動提供兩首自己錄的小提琴曲,我最後依據歌曲長度需求選了其中一首,曲名為「化為千風」(或是「千風之歌」)。老實說我之前從沒有聽過這首歌,網路上查了一下才發現這首歌的確很適合,這首歌的歌詞最先是來自於一個美國詩人的詩“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2001年由日本人新井滿將詩詞翻譯成日文後並配樂,後來並由日本聲樂家秋川雅史演唱並發行單曲後,這首歌才受到大家的注意。

由於我哥的錄音只有小提琴而已,礙於歌曲長度的需求,我必須要想辦法混一些配樂進去讓整首歌變長一點,所以在網路上找了一些有關這首歌的作品,在眾多作品中,我最喜歡的反而不是原唱的版本,而是另一名日本女歌手岩崎宏美的版本。相對於原唱,岩崎宏美的版本稍微慢一點也比較輕柔,比較符合我對這首歌的感覺,而且配樂也很好聽,所以最後是選用她的版本。週末時找機會偷了一小時自己拉二胡來錄錄看這首歌,雖然新的麥克風有助於改善錄音音質,但無法改善音準...美中不足的是我無法找到純伴奏版,必須用軟體把人聲移除,可是效果無法很好,有些地方的伴奏配樂聽起來會有點怪怪的,而且我二胡演奏穩定性顯然遠不如從前,還是要面對這個現實,畢竟大學畢業後就沒有再練了。

以下為我的錄音,和中文翻譯歌詞分享

(原始版)

(由衷感謝小貓特別幫我去聽原曲,自己把譜聽出來後,再幫我把鋼琴伴奏彈出,並做出這完整和品質較好的版本)

 

Don’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請不要佇立在我墳前哭泣

I 'm not there, I don’t sleep.

我不在那裡,我沒有沉睡不醒。

I am the song that will never end.

我是一首永不止息的歌

I am the love of family and friend.

我是家人與好友之間的愛

I am the child who has come to the resting arms

我是一個孩子,回到父親溫暖的臂彎

Of the father who knows him best cuz I know he cares, he cares.

因為他是最了解我的,我知道他對我的關懷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我已化作你身邊的千縷微風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我是白雪上閃耀的光芒

I am the sun on ripened grain.

我是金黃稻穗上映照的陽光

I am the gentle autumn rain.

我是滋潤你心的輕柔秋雨

Awaken in the morning's hush

當你在晨曦的寧靜中醒來

I am the swift uplifting rush

我會是那盤旋的飛鳥

Quiet birds in circled flight.

帶你振翅高飛

I am the stars that shine at night.

我是夜空中晶亮的星辰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我是白雪上閃耀的光芒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我已化作你身邊的千縷微風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請不要佇立在我墳前哭泣

I am not there,

我不在那裡

Cause a soul never dies.

因為靈魂會永遠存在

I am the joy when all is said and done.

當一切都結束,我心充滿喜悅

I am the warmth of the setting sun.

我是夕陽的溫暖

I am the child longing for the loving arms

我是一個孩子,期待回到父親的臂彎

Of the father who knows him best

那最了解我的父親的臂彎

Cause I know he cares, I know he cares.

因為我知道他對我的關懷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我已化作你身邊的千縷微風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我是白雪上閃耀的光芒

I am the sun on ripened grain.

我是金黃稻穗上映照的陽光

I am the gentle autumn rain.

我是滋潤你心的輕柔秋雨

Awaken in the morning's hush

當你在晨曦的寧靜中醒來

I am the swift uplifting rush

我會是那盤旋的飛鳥

Quiet birds in circled flight.

帶你振翅高飛

I am the stars that shine at night.

我是夜空中晶亮的星辰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我是白雪上閃耀的光芒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我已化作你身邊的千縷微風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我是白雪上閃耀的光芒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我已化作你身邊的千縷微風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文有提到在媽媽的告別式上,我負責貢獻製作影片和代表全體子女發表追思文。一般來說,追思文是現場演說,但由於我無法親臨現場,所以是事先寫好講稿後,請姊姊哥哥看過OK後(畢竟是代表全部小孩,最好大家都能同意文中的觀點),我用錄音的方式在現場播放。不過我姐似乎很擔心我口齒不清,所以我還為此特地去買麥克風(這時我影片的音樂錄製早已完成,也沒有時間重錄音樂了,真得只是為了錄這個音),之前錄音樂的時候沒有買是因為所有市面上評價較好的麥克風都大缺貨,應該是由於疫情的關係造成很多人需要在家工作而使需求大增,而我那時也沒時間去找,而剛好在我準備要錄追思文的前一天有看到附近有一家店突然有最後一個存貨,所以才跑去買。錄音時刻意放慢講話速度,加上有麥克風有差,所以最後錄出來的效果不錯,至少大家都聽得懂我在講什麼...

本來是有些猶豫要不要放追思文,畢竟還是很個人的東西。不過後來想想,我追思文除了緬懷媽媽之外,也有對媽媽許下的承諾,也許是值得放上來供日後警剔自己,不要辜負媽媽的苦心。以下為全文: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昨晚的告別式結束後,心裡似乎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但總覺得有一些東西懸在那裡,也許是時候寫下來一些思緒,希望可以當作一個結束。

媽媽離開我們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次疫情對每個人生活的衝擊和影響當然與每個人特有的狀況條件有關,所以不同的人所受的影響當然也會不同,但有一點應該是大多數的人都會有所感受的-就是工作的屬性決定了你能以怎樣的經濟狀況度過漫長的封城。假如你的工作是需要去拜訪不同的人或地方(比如銷售員和房仲),或是你的工作是必須要親身蒞臨一個場所(比如說工廠作業員或是托兒所所老師),或是你是成千上萬小型店面老闆之一,你大概有很大的機會是要以失業或無收入度過這段時光。我們很幸運,兩人的工作都是可以在家工作的類型,所以我們的公司還是可以營運,不過由於我的公司還是算是製造業,所以工廠部分的人還是受到很大的影響,公司也決定採用無薪假度過這個衝擊,今年所有人現砍一成的薪水,不過在這種時機還有工作可以做有錢可以拿,怎樣都還是值得慶幸的事。以前只會覺得各個工作有其利與弊,也很難真正去比較哪個工作比較好或比較壞,從沒預想過會有像今天這種狀況發生,在這波疫情受到衝擊而失業的人中,大概也很少人之前會意識到他們的工作穩定性可以如此輕易地被影響吧。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說完國家政府層面的差異,民眾個人層面歐美和亞洲之間的差異應該只會更大,這也會對防疫成果產生影響。我個人覺得大概可以用對「自我」和「人權」(我這裡的人權是指所有人的人權,不只我的也包括他人的人權,包括基本人權如隱私遷徙之類的)這兩樣東西的重視程度來區分。相對於亞洲,北美對於「自我」和「人權」比較重視,對美國而言,我甚至有時覺得有些人對「自我」的重視可能更高於「人權」(就是所謂的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我哪管其他人啊),這並不是指亞洲人不重視,純粹是相對性的問題,而東亞區(我只確定東亞區是這樣,說不定全亞洲都是)的民眾還會多了「大我」和「小我」的糾結,在我們的教育中,總是會不斷地暗示我們「大我」比「小我」更重要,所以我們東亞人其實比較容易被說服去拋棄「自我」的那一部分,只要是為了大家好。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20年都快過完四個月了,我部落格的上一篇文章竟然還停留在2019年...本來一個月前有想到要寫些什麼東西的,結果新冠肺炎終於在加拿大造成可燎原之火,整個生活都改變了,除了沒時間寫外,我現在也想不起來那時到底想寫什麼東西了...加拿大(其實我比較是指安省)從三月中起開始了封城的指令,要能在家工作的人都在家工作,所有的學校社區中心公共設施及非生活必要的企業都得關閉。在家工作本身對我而言的影響較少,雖然會有很多工作在家會比較難做,但大致影響不大,對我而言最致命的影響是托兒所關閉,我們得24小時伺候小童。這點影響之大不容小覷,由於小童需要一直有人關注他,不然就會一哭二鬧三尖叫,所以隨時隨地都要有人全心全力地陪伴他,想要邊做其他事邊陪他是不可能的!這讓我們可頭大了,因為我們兩人都是全職工作,每天都要做固定的小時數,我們只能輪班一人照顧小童,一人繼續工作,本來白天可工作的時間就只剩一半,而晚上小童依舊得要人伺候,而且小童不到11點是不會睡著的,所以就算想要晚上補班也是很困難的,即便一有時間就去工作也不可能把必需小時數補齊,頂多靠週末慢慢追,但小童週末也不會跟你客氣的,所以真的頗辛苦,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機會寫部落格了。雖然我最終還是決定找機會一點一滴寫部落格,這並不表示我工作小時數的問題解決了,只是我純粹想要休息一下...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17 Tue 2019 11:32
  • 習慣

每次回台灣的時候,都會讓我有很多的雜感,無論是看到老友們的近況,和親戚家人聚會活動,或是只是單純地在路上閒晃的所見所得,都會讓在異鄉生活的我想東想西,想著事情的緣由,想著生活的意義。這種突然間文思泉湧的思緒衝擊,會在回台灣前爆發,一直到從台灣回來後才會逐漸退散,直到下一次返台。很久以前某篇文章我曾用過這個比喻,我覺得每次搭16個小時的飛機回台時,在飛機上黑暗空洞的時光,大腦好像在進行一種思緒記憶重組的流程,在台灣的記憶逐漸浮現,而過去一年在加拿大的記憶被擠到了下層,明明幾天前才發生的事一時卻怎麼也想不起細節,有時就好像剛從夢中醒來時,那種不確定到底是在做夢還是清醒的感覺。過去十年每年都是在年底的時候回台灣,回台灣這件事不僅僅是單純的放假回鄉出遊,而是逐漸轉變成為一個思緒心境重啟的機制,一個內化的習慣。

不過過去幾年帶小童回台灣,每次都吃足了苦頭,加上其他的原因,今年決定不回台灣了。雖然早早就做決定了,心裡已有準備,但我發現當一進入十一月底後,去年回台的記憶開始湧現,潛意識裡一直有一種「啊!我要回台灣了!」這種我無法言喻的感覺,即便我明明就知道今年沒有要回台灣了,種種跡象都可以顯示這已經是個內化的習慣了,時候到了,感覺就來了,真得是很神奇!此外讓我有些意外的是,小童似乎也有類似的感應。她雖然年紀小,也已經回過台灣3次了,不過我不覺得她真的知道我們一般「應該」是在何時回台灣,所以應該也不會有什麼「預期」。但是就在這一兩個星期她突然間很常講她要坐飛機回台灣找阿嬤,還要跟阿嬤去新加坡玩,真得是莫名其妙就跑出來的感想,所以我認為她可能也已經內化了「回台灣」這個習慣,時候到了,感覺就來了。真是有趣。不過若是沒有要回台,要怎麼解我們的鄉愁呢?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次用到這個標題時已經是超過11年前的事了,不過這並不代表過去11年來都沒有人來拜訪過我,主要是因為大部分來的人都是親戚,所以不符合標題,而也是有朋友來,只是他們多半是來出差的,頂多只能一起吃頓飯,沒有辦法一起做些什麼事,所以也沒法寫些什麼東西。等了這麼久,終於有人是專程過來找我玩了,終於可以重啟這個標題了!這次的主角是大鉤。

早在14年前剛出國念書時,大鉤說我唸書的地方(其實是開車還有一小時的印第安那波利斯)有F1賽車,那時我說有空的時候你可以來找我看賽車,他說好。後來搬到蒙特婁,蒙特婁也有F1賽車,我說你可以換到蒙特婁來找我看賽車了,他也說好,只不過十多年過去了,始終未能成行,只能藉由每次回台時短暫的聚餐碰面。這也不令人意外,來北美路途遙遠,不來個兩星期其實很不划算,而大鉤的工作很忙,台灣也很少有那種可以讓人一次放兩個星期假的公司,我也很難想像有什麼機會可以來這麼久。那為何突然可以來了呢?原來是大鉤的公司要重組,必須關閉他工作的那個辦公室,公司只能把所有人辭退,照理說這並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公司有提供優退方案,雖然他失去了工作,但以他的年資優退方案可以讓他撐一陣子不用擔心找頭路的問題,所以他反倒可以放心地休個大假好好放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我也只能說慶幸(!?)有這個機會,以前都是大鉤開車帶我出去玩,終於可以換我帶他出去玩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前陣子是感恩節,通常加拿大感恩節是賞楓的好時候,雖然安省最強的賞楓勝地阿崗昆公園此時已經過了賞楓最佳時刻,但其他地方還是有些楓葉可以看的,所以通常沒有在過感恩節且對賞楓有興趣的人(比如華人印度人)都會利用感恩節連假去賞楓,沒有小童之前的人生當然是趁這個機會到處跑賞楓,有了小童之後頂多去一些冷門的地方逛逛,因為行動力不佳不用肖想去那些有得賞楓的地方,因為那通常都是得走一段路或者是健行步道中間才可以看得到,所以改去沒去過且冷門的地方晃,雖然無法看到壯闊的美景,但通常還是有些小家碧玉的楓景,而且去新的地方還是有些新鮮感的,去年去了Peterborough(赫然發現去年我沒寫遊記...),今年就決定去北邊的小鎮Midland 附近晃晃。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去倫敦玩. 這聽起來好像很厲害,遠赴重洋到海岸另一端的歐洲旅遊, 但事實上我們去的是安省的倫敦,離多倫多不過兩個小時的車程.....雖然距離不遠,沿路可是會經過巴黎劍橋和牛津等城鎮呢,只聽名字的話還真得很有英法旅遊的感覺呢!頓時讓我想起小時候電視上常聽到的梗,說送抽到大獎的觀眾港泰三日遊,聽者以為香港到泰國,其實是南港到泰山....

在這麼短的距離內會有這麼多以歐洲(尤其是英國)城市命名的小鎮並非偶然, 主要也是因為安省的居民早期多以英國移民為主, 來到新大陸難免有思鄉之情, 最直接地解鄉愁辦法就是把新開發的城市用自己家鄉的名字來稱呼囉...這大概跟台北市有一大堆以中國城市命名的街道感覺相類似,當時來的政府大概覺得不知道哪天可以回去,以此命名街道要大家毋忘在莒, 可以早日反攻大陸,也是一種解鄉愁了...

雖然倫敦的名字聽起來如雷貫耳, 但安省的倫敦其實是一個不算大的城市, 人口不過就40萬人左右,以加拿大的標準來算都算不上大城市, 比較讓我有印象的東西也只有市內的西安大略大學,西安大略大學的商學院很有名, 畢業生在多倫多金融區佔有一席之地, 親戚甲在銀行工作一天到晚都會遇到西安大略大學的畢業生. 對我而言, 我還知道他們有一個非常著名的風洞實驗室專門供研究建築物風工程設計,原因是因為以前碩士畢業時有考慮進修這個領域,當時查資料發現到這所大學土木系在這領域相當出名, 不過後來還是去別的地方了.

選擇去倫敦玩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原因,純粹只是因為搬來大多倫多區也快10年了都還沒有去過,趁著有長週末去看看長什麼樣子,反正帶著小孩也跑不遠, 不如放慢腳步就近旅遊, 有種 Weekend Gateaway 的感覺....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得上次需要過夜的出差已經是好幾年以前的事了,自從有了小童後就再也沒有過無法當天來回的出差了,其實並不是工作不需要,而只是因為我一直想辦法推辭,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小童太小加上親戚甲工作其實很忙,若是我們兩個少了一個,剩下的那個人會很辛苦.只是說工作上一直都會有這種需求,實在無法一直這樣推下去...我們預計明年會有很多需要長期出差的機會,看來會越來越難推辭,只是我們依舊沒有什麼很好的應變措施...剛好前幾天有個很臨時的測試需要人去顧客那邊支援,適逢夏天大家都放假人手不足的時候,老闆只好問我說可不可以去支援,雖然小童依舊無法自立自強,但好像我沒辦法再推託了,只好答應老闆前往支援.好在這個出差不需要太久,只要4.5天而已,剛好可以拿來試試看我們是否可以應付一打一的狀況...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