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跟在台灣的家人提及搬家計畫時多半沒得到甚麼特別的反應, 但從多倫多搬到溫哥華並非一件小事, 首先兩地開車距離超過四千公里, 還有三個小時的時差,再來兩地在文化經濟和制度方面都不大相同, 我安省的健保駕照到了卑詩省都要換掉, 車子過去也要經辦"進口"程序, 換省就跟換國家一樣, 加上我在安省也算是早已落地生根, 要把根全拔起來再拿到別地種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過就算再巨大的任務, 只要一步一步來, 總是可以完成的, 而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把我們的房子賣掉.

房子要賣到好價錢, 絕對不會只是把房子掃乾淨, 然後就掛牌那麼簡單, 有非常多的事前準備工作, 而一個好的房仲可以給你建議, 讓你在做最少事情的情況下, 把屋子的潛能(賣相)發揮到最大, 此外也需要房仲幫忙擬定售屋策略和買賣房過程等事宜, 所以找到好的房仲很重要,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當年帶我們買房的萬錦史提芬. 史提芬雖然是我們的房仲, 但他其實也是我們的朋友, 過去十幾年一直都有聯絡, 我們知道他事業做得很大, 也比較專精在萬錦市, 所以不是很確定他願不願意千里迢迢跑來密西沙加幫我們(兩地有五十公里遠, 而且他真得不缺生意), 好在他完全沒問題, 來我們家幾次給了一些建議並且討論了行銷策略. 其實建議的點我們也大都可以預期, 畢竟就是我們家的一些比較明顯的缺點, 比較有趣的是, 我們其實早已忍受這些缺點十幾年, 因為老實說我們雖然也不大滿意現況, 但那些缺點並不會真得影響我們的生活, 所以才一直放著不管, 結果到要賣房子的時候還是得改善這些問題, 應該一開始就要處理不是更好嗎?

請史提芬過來看的時候是四月份, 討論完我馬上連絡找了很多 contractor 陸續動工, 雖然單項都不算是太大的工程, 但也還是有好幾項, 所有的工程要完成也是得要到六月份了, 我們也正是預定在六月底上市, 因為我們之前排定的溫哥華旅遊就是在六月底(雖然目的從旅遊變成熟悉環境....), 兩者時間重疊有好處,重點就是人不在家才比較方便買家看房, 不然每次有人來看房我們就得要出去實在很麻煩, 而且還要隨時維持家裡整齊清潔如同展示屋一樣, 更何況還有兩個小小孩, 這種情況我想都不敢想.... 加拿大今年的房地產市場與往年非常不同, 從COVID開始房價就一直往上衝, 到今年三四月時衝到最高點, 但由於通膨太嚴重, 央行三月底決定加息, 頓時對房地產市場澆了一點冷水, 不過市場的反應是會有所延遲的, 所以要等到五月份才可以比較明顯看出影響, 不過六月份央行再度加息, 幅度跟之前一樣, 而且風聲是之後還會有加息的動作, 市場就在一夕之間冷了下來, 所有有在關注房地產市場的人都可以感受到非常明顯的差別.

史提芬六月初的時候就有提醒我們市場降溫很快的現象, 並要我們再考慮一下剩下未做的準備工程是否要繼續做, 因為投入的資金有可能無法回收. 當時只剩下全屋油漆和 Home Staging 還沒有做, 而這兩項也比較屬於加分類型的項目, 並非非做不可的. 說明一下, 在大多倫多區賣房, Home Staging 雖然算不上是標準程序, 但算是相當常見的賣屋準備工作, 簡單地說就是請室內設計師根據每間屋子特有的狀況設計出最能隱惡揚善的布置, 而大多數情況都需要租用家具, 並非使用屋主原有的家具, 所以包括家具租用後, 至少也是加幣三四千起跳的費用, 最後的成果就是要讓房屋的賣相變更好. 在市場好的時候, Home Staging 幫賣家多賣個幾萬塊不是難事, 不過在市場不好的時候, 回收程度的確很難講, 但我是認為市場越差越需要做, 就算不能全回收, 至少可以確保你的房子看起來比其他類似的房子好,能夠更早賣出, 所以我依舊決定照做.

當時間到六月底越來越接近我們預定上市的時候, 房市冷卻的現象更為明顯, 更糟的是就在我們預定要上市的前幾天, 我們隔壁街有一間跟我們家可以直接類比的房子也上市拿出來賣了! 我們那個區域過去好幾年都沒有人賣房,結果竟然在我們要賣房的時候一堆人也拿出來賣(除了隔壁那直接對打的,隔幾條街也有好幾間)!在預定上市的前一天, 史提芬打電話來給了我市場狀況很差的心理準備, 並給了考慮延後賣房時機的選項, 不過我們想想後, 覺得市場太難預料, 若是要有意義地延後避開現在很差的狀況, 那至少是延後好幾個月甚至以年來作單位的延後, 這就完全地打亂了我們的計畫, 若只是延幾個星期, 在預期七月份又會有另一波加息的情況下, 不覺得情勢會有轉好的跡象, 所以我們還是決定照原計畫上市, 不過因為一些其他的考量, 上市時間縮短一天,  Offer Presentation Day 我們人還在溫哥華, 就靠電話跟史提芬聯絡.

由於市場差, 史提芬建議用比較極端的手段去爭取曝光率, 我們也認為要做就做徹底, 所以我們的定價大概只有我們認定市場價的六成,只上市六天,在第七天讓所有有興趣的買家集中來競標.由於我們的價格非常引人注目, 加上Home Staging 讓屋子看起來更上一層樓,短短的六天內來了95組人來參觀,有很多組甚至只能約到15分鐘的參觀時間,根據鄰居的說法,真的是門庭若市車水馬龍,兩旁的鄰居都不得不拿額外的東西來增高圍牆,避免參觀人潮的注目.雖然這個陣仗對於史提芬而言不算太誇張,但他認為在這種市場能有這種人潮已算是很成功了,至少讓人有信心說把對我們那區有興趣的買家全部都引出來了.

Offer Presentation Day 早早回到旅館準備等消息, 史提芬跟我說一共有六組人來下標, 在這個市場下算是非常好的消息, 我內心充滿期待,不過當我看到真正的 Offer時,心裡頓時涼了半截,因為競標的價格遠低於預期,不過史提芬說先別擔心,讓他來談談看,最後經歷一番爾虞我詐的廝殺後,其中一個Offer勝出,價錢最高也沒有放條件,真的是最好的Offer了,只不過價錢跟四月份時的估價相比,硬是低了快兩成,史提芬在電話裡跟我們報消息時,都可以明顯感受到我的失望.他跟我說買家可以等個三十分鐘,期間我可以好好考慮一下,我也可以選擇不賣,過一陣子再拿出來賣.於是我跟親戚甲討論一番,我們自認為在事前的準備上我們一樣都沒少,所以我們是盡力了,也無法再做更多,行銷策略上也沒問題,來了這麼多人,會想來買房子的人應該都有來我們家看房了,唯一的原因就是市場不好,時不我予.市場是很難預測的,誰知道之後會不會更差,而且我們就是需要現在把房賣掉,想來想去也不覺得有甚麼比接受她更適合我們的方案,於是最後還是接受了這個Offer.事後史提芬跟我說,就我電話裡流露出的失望感,他幾乎認定我會拒絕接受,選擇之後再拿去來賣,他都已經開始和他的合夥人討論之後的策略了,想不到我最後還是接受了.不過失望歸失望,做決定還是要靠理性,好在事後證明我們的決定是正確的,因為七月份央行加息加了一個平歷史紀錄的高點,市場更糟,之前提到我們隔壁街那間賣了兩個月才賣出,而且價錢更慘,我們可沒辦法拖那麼久,更不想接受那個價錢.

房子賣了,西進第一個里程碑達成!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不知不覺中,COVID疫情已經持續兩年多了,兩年雖然不算長,但過去兩年經歷身邊一些親人的離去,加上因為疫情困在家中,比較有機會想東想西,在想疫情對於我們的長遠影響,同時也在想心態上到底應該要如何應對,還有好奇十年後我們會怎麼回頭看這段時光。感覺上很多事物在這段時間似乎是停止運轉的,比如說不再出門旅遊了或是沒法回台灣了,但感覺上同時還是有很多事情在發生(或是以另一種形式),生活還是一直有新的進程和變化,比如說我們還是勇敢地生下親戚戊,再度讓我們的生活翻天覆地。雖然好像很多人已經不把疫情當回事了,但我覺得那比較像是一種出於逃避的選擇性麻痺,因為實際上病毒還是不斷地在演化和傳播,還是不斷地有「下一波」(目前已排到第七波),感覺這狀況可能會一直持續下去,甚至我們的餘生可能都無法真正地完全擺脫它的影響。雖然我不認為我們需要像剛開始那樣地戒慎恐懼,我們也不可能一直持續那種生活下去,但視而不見也不會改變事實,應該還是要正視認知病毒依舊存在,想辦法找出最不受限但依舊安全的方式生活下去。此外也應該想想,即便疫情帶給我們這麼大的災難,但為了因應疫情我們也做了很多改變,那這些「改變」會不會帶來一些新的機會呢?

由於疫情加上新嬰兒的關係,我們過去兩年都不敢搭飛機出遊(也沒有時間),親戚甲的產假是今年年底到期,明年就要回去上班了,所以希望可以在產假結束時,至少可以去一個很不同的地方換個心情(無法用「玩」這個字,因為帶小小孩沒有「玩」這件事...),由於出國回國還是很麻煩,所以我們只考慮國內旅遊,最後決定去溫哥華。我們一直都很喜歡溫哥華的自然環境,就算帶著小孩沒法玩,看山至少也會讓心裡舒服些。其實我常常在想退休後要搬去溫哥華,雖然多倫多本身沒有什麼大問題,工作機會也多,但這裡非常平,對於喜歡看山爬山的我們而言總是覺得少了些什麼,而且冬天還是有點太冷且長,一年至少有一半的時間只能待在家裡,其實很悶也比較難維持健康的生活習慣,雖然溫哥華冬天陰雨綿綿也不算真得多溫暖,但至少還是可以出得了門的。不過很多時候住哪裡不是我們能選擇的,像我之前在溫哥華島遊記時有寫道

我們真的可以自由選擇自己要住哪裡嗎?小時候爸媽住哪裡, 我們當然就住哪裡, 而且通常對住的地點也不會有什麼偏好,上學後若不是讀家附近的學校,就是住在學校附近,開始工作後, 基本上也是看哪裡有工作就去哪裡住, 也從未真的隨你選, 好像要直到退休, 當所有限制你選擇的外在因素消失後, 你才真正比較可以隨心所欲地選擇住你想住的地方. 只不過人一生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工作,在工作期間的住所顯然會是待最久的(假設大部分人都不大換工作,或是就算換也多是換在離現住地方不遠的工作),通常到退休時也會因為太熟悉現在的住所而根本不會考慮換地方住....記得我小時候常聽到我爸說老了以後要回鄉下老家住, 現在來看應該是根本不會發生的事,在台北生活了大半輩子,早就已習慣了台北的生活型態,我很難想像他真的回到鄉下還有辦法適應那不便利的生活,更別提幾十年下來建立的人際網絡,怎麼會願意拋棄然後到一個新的地方重新建立呢?連用想的就很辛苦了..

所以說不定等到我退休之後,我還是沒有辦法搬過去住啊...但就在我規劃行程時,我想到之前畢業後不選擇搬去溫哥華而來多倫多是因為工作的問題,但過去兩年疫情帶來的限制,迫使我們公司建立新的網路架構讓所有的人都可以在家工作,而一直到現在依舊是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在家工作,既然都是在家工作,在多倫多家裡工作跟在溫哥華家裡工作不是一樣嗎?換句話說,我不是就可以搬去溫哥華還依舊保有現在的工作了嗎?此外,其實我一直是有一些健康狀況的因素是不適合在太冷的地方居住的,但我只能在多倫多或蒙特婁才找得到工作,這兩個地方都冷(多倫多暖一些,但還是冷),所以我只能一直假裝沒這回事,不過多年下來對健康狀況的影響似乎越來越明顯,也許不該逃避了。

於是我跟親戚甲提出了這樣的可能性,本來以為親戚甲可能會覺得這是過於冒進的決定,畢竟我們也沒有真正在溫哥華住過,也不是真的很了解溫哥華,而且我們現在也不再是當年「只有我們兩個,到處都可以去」的狀態,要考慮的東西比之前多太多太多了。誰知親戚甲相當支持這個想法,他認為人生有機會應該要多嘗試,更何況現在機會是擺在那裡的,最糟的狀況就是搬過去不適應又再搬回來,但至少人生中多了另外一個地方生活的經歷,所見所聞都還是可以豐富自己的人生,也許會浪費很多錢和時間,但我們還不老,可以負擔得起。當然重點是他也喜歡溫哥華的自然環境。

確認我們想法一致後,當然還是有做一番功課研究兩地生活的差別和可能的影響,確認是我們可以接受的範圍後,接下來就是時程的問題了。我們一開始覺得這是一件很大的事,可能需要長一點時間規劃,所以訂下了一個五年計劃。不過過了一陣子後,想到5年後親戚丁就會是一個青少年了,青少年時期是處於一個相當不穩定的狀態,到時搬家可能會對他的社交和心理穩定造成很大的影響,畢竟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環境而且會一瞬間失去所有的朋友,所以想想還是早一點搬好了,小一點的小朋友也許感受沒那麼深刻,所以改成2年計畫好了。不過又過了一陣子,親戚甲想到他明年就要回去上班了,而他的工作是夭壽忙,在兩個人都要全職工作的情況下,到時怎麼有可能做這種大規模的舉家遷徙呢?所以應該要提前到今年年底前搬,畢竟他還在產假中,兩個人至少有一個人比較有時間打包和準備,所以計劃再度提前到今年年底。不過再過幾天想想,好像還是不好啊,因為親戚丁今年九月開始上小學,這樣就表示親戚丁新小學只能上將近一個學期就要換另一個新小學讀,好不容易適應了又要再換環境,我實在不曉得這對她會不會太辛苦,所以最後定案今年8月搬過去,他可以直接在那邊新小學開始,一瞬間準備時間從5年降到幾個月。

時程定下了,下一步就是確認我們的公司是否真的同意我們這麼做,畢竟要有工作才有錢去做任何事情,才有可能實現這個計畫。對親戚甲的公司而言難度不大,因為他們其實一直都有員工是永久遠距工作的,但我不確定我們公司和老闆是否會願意讓我變永久遠距工作,畢竟這一向不是我們公司的作風,好在我此舉畢竟還是有合理的健康因素支撐,加上過去兩年在家工作表現良好,我老闆願意破例支持,只是他也提醒我變成永久遠距可能會影響我的職涯發展,甚至還說:「我都把你視為接班人了,但永久遠距工作可能就很難再上一層樓了」,其實我也了解,但很多東西(尤其是健康)對我而言還是比職涯發展重要,豐富人生可以從很多方面著手,若是工作方面差強人意,就把生活過快樂一點補回來就好了。

最重要的路障被清除之後,剩下就是執行了,所以今年接下來的時光會再度雞飛狗跳天翻地覆,有機會再來部落格更新動態。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Apr 07 Thu 2022 08:56
  • 舅舅

幾天前的深夜,姊姊傳來了一個令人難過的消息,我們最敬愛的舅舅離我們而去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很喜歡魔鬼終結者系列的電影(僅指 1-2, 第3 集勉強算, 之後拍的一大堆電影都不算在內), 其中最喜歡的是第二集,除了情節緊湊,劇情精彩,故事也相對創新(至少以發行當年的時代來看),此外令人驚豔的是,這部已經超過30年的電影中的特效科幻動作場面,即便放到今日的標準來看,也不會覺瘪腳. 小時候看得時候只有在享受特效的快感和刺激的劇情, 現在回頭看時, 就比較會去想電影想傳達的對於 "機器 vs 人" 這個議題的探討. 雖然電影的大綱依舊是機器要屠殺全人類, 但其中有一段莎拉康納看終結者和約翰康納互動時, 心裡想的那段話讓人對於"機器是否能替代人類的角色"可能會有了不同的想法.

 

 

電影裡有一幕終結者矗立窗前動也不動地守衛著他們整晚也呼應了莎拉康納獨白中的"永遠不會離開和不會放棄保護約翰康納".

 

terminator_night.jpg

terminator_day.jpg

 

小時候看到這幕時不知為何印象很深刻,可能是因為覺得"若是可以這樣這麼挺地站一晚都不累真是好酷唷!", 現在看到時第一個想法就是終結者至少可以是一個非常好的夜間爸爸, 可以去幫我哄那每隔半小時或是一小時就因為莫須有的原因而起來哭鬧不睡覺的小孩.....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29 Mon 2021 06:39
  • 道別

親戚丁班上有一個常在一起玩的華裔小朋友,小朋友本人不大講中文,不過她爸媽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華人,說得一口令人懷念的新馬腔中文,所以有時候去接送親戚丁時碰面會稍微聊一下。之前她爸爸跟我說他們打算回新加坡,他覺得加拿大一切東西的效率,尤其是醫療跟新加坡比起來差太多了,個人發展方面,加拿大未必會比新加坡好,加上父母年邁,所以決定搬回去。他們之前暑假的時候就先回新加坡待幾個月先安頓一些事情,九月又回來上課到年底,今天是那小朋友最後一天上課,所以我今天碰到他爸爸,又稍微聊一下。
 
他跟我說他暑假回去時有跟以前的朋友聚會,他發現他們很多想法都跟他很不同了,他來加拿大已經16年了,他覺得可能是因為他已經習慣這邊人的思維模式,所以回去反而會有格格不入的感覺,言語中隱約透露出一些不安。我來北美的時間跟他一樣久,這些年來從閱讀台灣新聞和網路上對很多事件的回應,我可以深刻體會他說的這種思維的不同,我也有想像過那種若回台可能會有的格格不入感,所以我可以體會他的不安感。我真心覺得這是很需要勇氣的決定,畢竟在這生活這麼久,一切都上軌道且舒適,也沒有任何非走不可的原因,要重新回到一個曾經熟悉卻事實上早已陌生的環境從頭再來,真得不容易。最後我只能祝他們一切順利,有美好的人生(我不覺得以後會有機會再碰面了)。
 
此外,雖然我有嘗試給親戚丁做一些心理建設,但我也好奇親戚丁會如何面對這件事,「從明天起你永遠再也不會看到這個好朋友了」這個概念對幼兒園的小朋友應該是很難理解的,什麼是永遠呢?
 
3BD4410F-4E91-449C-9CA9-2569258DCC40_1_105_c.jpeg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距離前文再度間隔數個月,原因無他,當然是因為身處「家有新生兒」的煉獄,根本沒有時間體力發表新文章,這篇也是花了好幾次,趁著用揹帶揹嬰兒睡覺的時候站著寫,一次寫一點點,慢慢累積而成...先打個岔,雖然目前以嬰兒和小童稱呼他們並無礙,但是嬰兒的稱呼頂多用兩年,之後就得要升級成小童,而到時小童還是小童,所以為了避免未來可能帶來的混淆,我決定恢復舊日的稱謂體系,從本文起,依照出生先後順序,以親戚丁戊稱呼他們,也可以跟以前的文章有呼應。前文提到讓我對「再生一個」這件事最大的考量,就是我實在不想放棄好不容易開始可以得到的些許的自由感,而要再度投入痛苦的育兒歷程,其中最讓我痛苦的,莫過於那無數個充滿尖叫爆哭但就是沒有睡眠的夜晚...親戚丁有睡眠的問題,從一開始就是無論大覺小覺都睡不好,一直到三四歲才有辦法一次睡五個小時,我們當然也是如此,而我也因為此,後期常常半夜兩三個小時就會莫名地驚醒,以為親戚丁在哭但其實什麼事都沒發生,或是在迷茫間總是會聽到小孩子的哭聲,但其實根本就沒人在哭,就是明明外在環境已經改善了,之前遺留下來的「創傷」依舊干擾我的睡眠,本來準備去睡眠中心接收治療的,結果新冠疫情爆發只好作罷,好在後來情況自己獲得改善,才有辦法恢復略微正常的睡眠。有時跟同樣有小孩的同事或是朋友講述我們睡眠苦難,發現他們並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時,那種不被瞭解的痛苦更是讓人瞬間跌落深淵...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多年前生小童的時候,非常幸運地有親戚乙帶著岳母來幫忙,岳母是有證照的大廚也有做總鋪師的經驗,所以當然是由岳母張羅準備月子餐,也幫我們所有人準備三餐和幫忙所有的生活起居及嬰兒照護,而且他們待了三個月,真是非常感謝他們的幫忙,當時日子很好過而且充滿很多有趣的回憶。

本來這次也希望能有一樣的奧援,當初還冀望今年一切狀況會好轉,他們依舊可以順利成行,無奈的是久而不散的疫情完全打碎了我們最後一絲的希望,這次一切都要靠我們自己,外加照顧小童。而疫情也讓生小孩的流程複雜很多,由於醫院都有管制,所以只能有一個人陪親戚甲去醫院待產,顯然不可能叫小童單獨跟親戚甲去,但若我去,又有誰可以來照顧小童?生產的時程無法預測,何時會開始痛,何時會完成生產都是未知數,外加生產完醫院都會要求留過夜,所以也不大適合請朋友幫忙,疫情期間也不敢隨便找人來看小童,誰知道他有沒有得病?這個兩難困擾我們許久,後來還是只能冒險請專門幫忙在生產時照顧小孩的人(sibling doula)幫忙,兩天就花了八百加幣(不過夜),頗燒錢。

另外一個挑戰就是月子餐了,雖然有曾經想過我自己煮,但想到事前的備料採買和真正煮的時間,同時還要考慮照顧無時無刻都要人陪的小童,我實在覺得自己弄過於癡人說夢,所以這項工程顯然也只能外包。不幸中的大幸就是多倫多這裡的華人還算夠多,所以還可以找到比較有口碑的月子餐(雖然我們好像也只有看到一家...),算是在台灣頗有名氣的廣和月子餐海外加盟。據親戚甲的了解,廣和之前都只有在溫哥華而已,是過去幾年才來多倫多的(好像連小童出生當年都還沒進來多倫多),所以要慶幸我們還有機會用得到。不過方便是有代價的,月子餐並不便宜,光是一個月的月子餐就要4900加幣,而雖然我都是用「多倫多」來概括,但其實廣和月子餐的出餐部離我們家有64公里遠,差不多是從基隆到桃園的距離,所以外送費用一次就要快60加幣,雖然最後我們選擇兩天送一次減少次數,最後加一加大約5700加幣,也是相當恐怖的...但,沒有辦法,就是得用。不過後來我還是慶幸有咬緊牙根花下去,因為新生兒的照護真得很辛苦,而且嬰兒有黃疸,我們在他出生的第一週每天都要跑醫院,而且一待就是好幾個小時,有時還得住院,跟本不可能會有時間自己弄月子餐。

既然花了這麼多錢,想說分享一下感想好了,以下為親戚甲的心得分享: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童今年已經五歲了,雖然依舊年幼,很多事還沒辦法做,而且還會一天到晚黏著我要我陪她玩,但所需要付出的心力與之前相比的確是好很多了,不過目前人生依舊不存在屬於自己的時光(不要跟我說晚上等她睡覺就有自己的時間了,因為她比我還晚睡!),聽到小貓說要等到小孩十歲才有可能開始重啟個人之前的興趣或活動,頓時感覺隧道的盡頭好遙遠...

即便內心對於這期待許久且得來不易的些許「自由」相當不捨,但總覺得若小童只能一人長大,似乎是有些孤單,雖然兄弟姊妹間未必就一定會和睦相處,但至少長大後有人可以跟你分享兒時的回憶,所以即便很不想再經歷同樣的育兒過程,還是得咬緊牙根再來一次,而且人生苦短,也不能等太久...

所以幾個星期前,新的嬰兒誕生了!!比對小童當年出生時的照片(左)和新嬰兒出生時的照片(右),赫然發現明明應該是不同的人長得倒挺像,反而同樣的那個人卻明顯蒼老癡肥許多,歲月真是一把殺豬刀啊!

 

IMG_3229.JPGB21864C0-3BEF-4C6C-B1DB-9080AF550328_1_105_c.jpeg

 

苦日子又要開始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覺得鬱金香是花中「簡單美」的代表,沒有複雜的外形,純粹以嬌豔欲滴的花色和乾淨俐落僅帶著兩片綠葉的身段就可以在眾多花叢中突顯而出,而只要兩三朵鬱金香在一起就讓人很難不注意到他們。五月份是鬱金香的季節,不難在路邊看到它的蹤影,而且只要有它在的地方頓時就會增添很多色彩,只可惜花期不長,通常六月就看不太到了,所以每當我赫然發現鬱金香不見時,就表示夏天要來了。記得還在蒙特婁唸書的時候,每年都會和一堆人開車去兩小時車程外的渥太華參加鬱金香節。鬱金香節通常為期三個星期(這應該也是鬱金香的花期了),會在渥太華市區及周遭種下數百萬朵的鬱金香,除了數量驚人外,還可以看到各種的鬱金香,也不乏特別顏色的種類(比如黑色),算是很有看頭的節慶,而且免費。另外有趣的是每次去都一定會不期而遇同實驗室或同座大樓的同學,真有種全世界都跑來看的感覺,有興趣可以看我很久以前的文章...

不過搬來多倫多之後,超過十年沒有去看鬱金香節了,主要也是因為從多倫多去渥太華車程就變成至少五小時半,瞬間遠很多,當年去可以當天來回,現在可不行了,就一定得要過夜了,相對麻煩得多,再加上週末通常都有很多家裡的事情要做,若要耗兩天其實不是很值得,所以就沒有機會再去了...好在鬱金香不是什麼難種的花,密西沙加市政府就常會在這個季節於市區公共花圃或分隔島種鬱金香,從我家到常去的華人商場途中,就會經過一段路有相對寬的分隔島,每年都會種下大量且多顏色的鬱金香,每次開過時都會讓人心曠神怡,也會讓人想起當年一群人去逛鬱金香節的回憶。其實這分隔島的花也看了好幾年了,但都是開車經過而已,從沒想過下車靠近慢慢看,這一兩年由於疫情的關係,方圓一個半小時車程想去的地方都去過,沒地方去了,所以上週末趁去超市前順便帶小童去旁邊遊樂場玩及走到分隔島拍照,過過乾癮,希望疫情趕快結束,才有機會去真正的。

DSC_0561.JPG

DSC_0571.JPG

DSC_0574.JPG

DSC_0544_00001_01.jpg

DSC_0557.JPG

DSC_0589_00001.jpg

DSC_0586_00001.jpg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可以長期觀察小朋友成長過程應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假如你不需要負照顧責任的話...),因為從他們發展的過程中,可以讓人了解人類是如何學習溝通和認知所處的環境的,成年人學習的媒介和方法也許不盡相同,但很多根本的原則基本上是從小到大都不大會改變的,所以有時反而可以藉由觀察小朋友的行為來反思一些一直以來覺得理所當然的概念和想法,比如說小童在語文能力的發展過程總是讓我覺得很有趣。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年初的時候,突然收到小貓在臉書上的訊息,原來是她想要錄一首新歌,而歌曲可以穿插一段二胡,所以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來錄。老實說我自知我的技術已經返老還童(大概沒人會這樣用吧),所以一開始其實不大敢答應,不過想還是試試看好了。歌曲名是「歡樂中國節」,沒拿到譜之前我一直以為是另外一首國樂合奏曲「歡樂中國年」,還在想說小貓是要如何改編成以鋼琴為主奏,後來才知道原曲是陳揚寫的鋼琴曲,而我們要演奏的是葉綠娜改編的雙鋼琴版本。我以為我沒聽過這首歌,但去youtube上找出來後才發現我好像在什麼地方有聽過,強烈懷疑可能是曾經有廣告用這首歌當配樂,好在主旋律的部分還算簡單,稍微放心一點。

每次提到二胡,總是會讓我想起人生中有一段時光非常熱愛演奏這個樂器,雖然只是業餘好玩,但也有持續每天一兩個小時不間斷地練習達好幾年(高中到大學,高三那年當然空白)。大學畢業唸碩士班時,由於感覺到身邊的人都開始為未來準備時,心裡總覺得應該要專心於學業,便不再碰琴,也逐漸遠離了社團生活,變成生活只有死讀書對世事無感的木乃伊研究生。雖然那時的改變有助於我專心準備留學英文考試,但其實沒有那個必要,而且後來論文提早好幾個月就寫完了也證實不需要如此,現在回想當初若有繼續在練琴說不定有助於腦袋靈活,搞不好研究會做更好,也還可以持續讓琴藝精進。出國後整個環境都不同了,國樂團不再是生活的中心,身邊也不再有國樂背景的人,沒有了演出機會就沒有練習的動力,而且在租屋處也不大適合拉琴,所以久而久之二胡就從我生活中逐漸淡出了。雖然我的二胡一直跟著我搬來搬去,但它變成是一個代表過去的紀念品,不再是一個可以跟我一起創造歷史的夥伴。

雖然這一切發生得很自然,但內心可能還是覺得有些缺憾,所以有好一陣子無意間會避免去聽到國樂和二胡的曲子,有種避免觸景傷情的感覺。不過可能是因為已屆大叔之齡,開始邁入有「中年危機」(Midlife Crisis)的階段,過去一兩年開始有想要碰二胡的念頭,不過有小童後實在是沒有自己的時間,加上小童非常不喜歡我拉二胡,只要我一拉就會大吵大鬧,只能偶爾靠親戚甲帶小童出門時,偷偷拉一下,可是去年幾乎一整年我們都被困在家裡,前半年連學校甚至都沒開,我們要同時全職工作和全職照顧小童,根本不會有機會,所以大部分還是停留在念頭,無法行動。去年年中由於媽媽的離去,需要製作音樂影片,勉強地錄了一兩首歌,當然成果不會太令人滿意,但至少開了個重新拉二胡的頭。媽媽的突然離去讓人深感人生的盡頭無法預料,更應該要好好充實地去過每一天,想做的事應該就要盡力找機會去做,短期內就算不可能常碰,若是可以先訂下並達成兩三個星期至少拉一次的目標也是不錯(不過這種練法技術當然是不可能會進步的啦)的,只是每次看著打死不睡覺的小童,還真不曉得要怎麼找機會...

所以還是感謝小貓還會想到我,給了我一些動力和藉口向小童要求拉二胡(小童會問:這是要錄給貓咪阿姨的嗎?)。小貓的音樂影片製作也越來越高級,現在還有片頭片尾,加上參與的人員遍佈全球,果真是四海歡騰熱鬧非凡的中國年啊!希望新年帶來新氣象,生活更有樂趣。

除了當然要分享小貓的大作外,最後多附上一個製作過程中的demo當作花絮紀念。

 

 

Demo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加拿大安省從去年三月開始封城以來已屆十個月,從一開始的最高等級封城,到進入夏季後的短暫開放,秋天到來後的警戒升級,到最近冬天帶來第二波高峰引致的再度大規模封城,讓人除了在生理上感受到氣溫環境的變化外,就連防疫都有四季的不同。我在封城前一兩個星期,剛好搭上最後一班「自由」的列車,去理髮店剪頭髮,在封城的初期很多人在那裡抱怨沒得剪頭髮的時候,我可以在那裡慶幸不用因此而煩惱。我的頭髮其實一向長得不快,加上我對於維持外表實在不夠積極(甚至到了有點消極的地步...),所以我通常都是等到真得不得不剪時,才會打電話去理髮店預約剪頭髮,往往就是兩三個月才會剪一次,而我在理髮院偷聽到其他客人和理髮師對話中發現很多人其實是三個星期就會剪一次...無法積極地去剪頭髮除了因為個人有點懶之外,也是因為我鮮少遇到令人滿意的理髮師,頭髮都只是簡短而已,而且常常都剪得讓人不大滿意,不少時候反而讓我覺得比不剪還難看,家庭理髮等級的剪一次也要快30加幣,要不是因為頭髮太長會讓人不舒服,還真得沒什麼讓人去剪頭髮的動力。加上從三月以後都在家上班了,根本也不會跟任何人碰到面,更不需要注重儀容,去剪頭的意願趨近於零。

不過即便我的頭髮可以撐很久,還是有個限度的。夏天的時候由於病例較少,安省有短暫的開放,剛開放時理髮院美容院供不應求,一大堆人跑去弄頭髮,我心想不急著剪,等之後再說吧。秋天來的時候開始覺得頭髮也許是有點長,應該可以剪了,不過病例開始上升,總覺得去理頭髮還是有些風險,就想說還是再看看吧,說不定長頭髮的造型也不錯。但到冬天時,我覺得我的頭髮實在太長了,總是搔得我脖子不舒服,開始準備要下定決心去剪頭髮時,這時由於第二波高峰太厲害,理髮店再度被關閉了...可是我已經覺得無法再等了,於是決定去店裡買理髮工具,不管成果如何,也要請親戚甲幫我剪。剪之前還特地一起在youtube上找一些影片看如何剪男生的頭髮,掌握一些原則後,挑選了一個黃道吉日,由親戚甲幫我和小童一起剪頭髮。

 

IMG_8174.jpg

 

也許是親戚甲平時就有幫小童剪頭髮有在練習,也許親戚甲是個被HR專業耽誤的美髮師,明明第一次剪,剪出來的效果遠大於我的預期,重點是我覺得她剪得比我以前95%的理髮師都剪得好,有意識地剪出適合我臉型和頭型的髮型,真是太神奇了,果然有時危機可以激發人類的潛力,特此紀錄留念,以後有多一個理由不用去理髮店剪頭髮了~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一陣子又是一年一度的賞楓季,我很喜歡賞楓,在我還是自由人的時代秋天是一定要去北邊賞楓的,我喜歡看那種滿山滿谷五彩繽紛霸氣的大景,也喜歡那種在密林裡被各色葉子包圍和被陽光照在葉子上散射出黃色紅色橘色的光暈籠罩的感覺。親戚甲有問過我為何如此喜歡賞楓,只能說我覺得加拿大的冬天是如此殘忍,秋天就是大自然安慰加拿大人的禮物,把大地弄得如此繽紛豔麗讓人們忍不住外出觀看,彷彿在說:「趁現在還可以出來的時候趕快出來喔,我給你們一年之中最短暫但美麗的景色,過了就好好乖乖在家待半年等春天來吧!」,當然要保握這最後的美好,好好享受美景啊!

不過有了小童後,行動受了極大的限制,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去北邊賞楓了,本來想今年小童夠大了,應該可以自己走個幾公里的健行步道了,也許終於有機會到北邊賞楓了!!誰知今年來個大疫情,從年初燒到年尾還方興未艾,而且還越燒越旺,由於到北邊賞楓需要過夜,在這種情況下實在不敢貿然成行,要看大景至少要等明年了...只能在家附近的步道走走看看,不幸中的大幸是由於我們被困在家中超過半年,在這段期間內發掘到不少以前不知或是沒機會去的步道,由於想出去玩的心被壓抑已久,週末想出去的動力比往年同時期來得更高,反而讓我們有機會去更多不同的步道賞楓。出乎意料的是,這些社區步道雖然短且規模小,楓景還是相當給力的,某些角度完全不輸北邊的林區,除了沒有大景看之外(這就真的沒法了),還是相當讓人滿意的,本文就用這陣子在各步道拍來的照片,為這灰暗的2020帶來一點色彩吧!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做大旅遊了(在此指超過三天的旅遊,回台灣不算在內),主要是因為帶小孩出遠門實在是件很辛苦的事情,雖然去年小童終於稍微大了點,所以挑戰去溫哥華島玩,不過行程前幾天也真得是玩得人仰馬翻超級辛苦....有畏於長途旅遊的辛苦,所以從前幾年開始,我們改變策略改以小旅行為主,地點則是選去離家不遠的小鎮(開車約兩個小時),一來算是得以不要用那麼辛苦的方式一樣可以達到旅行的目的,二來也是順便看看這些小歸小卻都獨具風味的小鎮。雖然這些小鎮離家都不遠,不過我們之前都是有過夜,畢竟這樣比較有外出旅行的感覺,但今年由於疫情的關係,實在對於在旅館住一夜內心有些畏懼,所以規模更縮小成當天來回,於是今年選擇去 Cambridge (劍橋)。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20 年應該對所有人而言都是非常特別的一年,疫情一開始時還可以用SARS當年的狀況來比擬,如今狀況之慘烈早已遠超過SARS當年,有生以來最糟的一年,2020 年當之無愧。如同前文所述,加拿大於三月中旬進行封城鎖國,一直到七月底八月初才解禁封城,而鎖國則是依舊,因為疫情狀況以全球來看似乎只是一天比一天更槽...更糟的是,加拿大在過去兩星期疫情有捲土重來的趨勢,開學還不到兩個星期,就已經陸陸續續有很多的校園感染案例,前景不是很樂觀,有可能會再度封城...頓時有種不想往前看的感覺,索性回顧一下這段時間到底做了什麼事。

er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